动态
洋水仙玻璃花
2023-09-30

忆梦(3)
我睡醒了,躺在床上,身边是苍白的,天花板的规格与颜色在告诉我这里是医院。
空空的房间里有点滴和雾化器的声音,在医院长大的我对这一切感到安心,直到想起身时发现手臂上被软管连着吊瓶,
”你病的很厉害。”
口罩与粉蓝色衣服的护士,或是白大褂的医生,或都是的人像是蹲在我的病床边与我侧身对视。我不认识ta,但大概是家人某个医疗工作者的熟人吧(家里有很多亲戚都是医生或护士)。
“或许我应该写一本遗书或是给我的朋友写一封信什么的,不过为什么没有走马灯呢?”我这样想,随即“我”的视角换到的第三人称,“我”看着被绑在卧室里的“我自己”,房间很暗,和平时一样暗,看不清对方的脸,不过这不重要,我该想想“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

我又醒来了,

『在此之前的,是一个梦』

我在一个吊在空中巨大的编织笼里(类似下图,小学的时候家附近的商场有这种游乐设施我还挺喜欢的),编织笼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开始向最上面攀爬,我知道“出口”就在最上面,且如果我不往上爬就会摔死,就这样爬着,红色的网逐渐变幻着颜色,

我来到了一个山村,这个山村我曾来过好多次(属于在梦里经常出现的一个地方,是建立在悬崖峭壁之上,没有出入的路),这次我是从山村天堑的悬崖上爬上来的,村民的某人拉住我身上的绳子以防止我从悬崖摔下去,这最后一段路程我总是会脚滑或是被一种不可抗力向下拖去(之前到村子里摔下去很多次),突然,脚下的山石泥土变成了儿童设施的滑梯,我开始向下滑去,滑梯上只有我一个人,巨大的力将我扯下,
“我”的视角是一个生活在参天巨树上的原始人,这里只有我和父亲,我需要迅速完成一段跑酷并且使用武器打破什么以预防丧尸危机,我从树中的跑道出发,握住剑从一个接着一个的树洞钻来钻去,我有一个竞争对手,她这次要比我快的多,我很不甘心的尽快提升自己的速度,但只能看到对方模糊的人影在我的前面,
“就你这样,丧尸来了可应付不了。”
她这样挑衅的说,随即,一片漆黑将我包裹。

我又一次醒来了
『在此之前的,是一个人的故事』

我和朋友正步行于放弃工地的烂尾建筑中,深夜,似乎这单调的水泥灰建筑随时都会被黑夜吞噬一般,我们走在散落一地的玻璃碎块上,像是在探险似的寻找什么,很日常的对话试图在掩盖回避什么事实,
“不对,你不是他。”
我突然意识到身前那熟悉的声音身影,这个被我认为是“我的朋友”的人并不是我的朋友,或者是ta已经不是我的朋友了,
我开始拼命的逃跑,这烂尾的单调建筑像是在阻拦我似的变得麻烦,紧锁的窗户,封闭的走廊,狭窄的过道,疑惑,紧张,恐惧,好像稍有不慎我就会被伪装成我朋友的怪物捉到,撕成两半,在路的尽头有一扇门,我全力冲了过去,刺眼的光,
“这个主题密室逃脱好廉价啊。”
眼前的是几副植物大战僵尸风格的僵尸模型,摆在被廉价黑布所装饰的塑料背景板前,
“是这样的。”
我和朋友们吐槽这这个密室逃脱的设定与玩法,是原始人抵抗丧尸,其实如果说题材还是挺新奇的,不过穿着城市白领的卡通僵尸与廉价的场景制作将感官拉的极低,我们推开店家的门,走到高中学校后面的商业街上(这个高中也是我梦里的常见场景了虽然说经常各种各样的变,不过确实是同一个高中学校),商业街一直没变,街边的小吃,摆摊,从来都是这样,
“我们要回学校了,你要去哪啊?”
朋友们对我说,
“我要去一趟超市。”
转眼间,站在超市的大广场中(这个超市也和山村高中一样,属于是说梦境固定渲染的场景),我四处张望着,超市里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
“你怎么也在这?”
像我提出疑问的是我的一个舍友,
“这位是?”
我并没有回答ta的问题,而是询问陪在ta身边的另外一个人,
“这是我朋友。”
男人一身黑色的衣服,带着帽子,身高大概在187左右,很瘦。不知道为什么,我上前摘掉了他的帽子,随后开始了无厘头的争夺战,因为我很熟悉超市的地形与各种构造,在各个楼层之间跳来跳去,像是在耍猴一般时不时挥舞着帽子像男人挑衅,爬行在三楼天花板时,我看见一个cos巴巴托斯的人,
“我记得那边有一个漫展。”
我反身跳到了电梯上,借着电梯的力一口气跳到了十七楼顶层,漫展的大厅就在那里,不过男人已经追到了很近的地方,我没办法进漫展看看,所以只能从17楼跳下,
“挺久没有出cos了,换套衣服吧。”
我抱着cos服,脱掉外套换上,在戴好假发后,男人气势汹汹的来到我面前,不过他没能认出来我,
“你有看到一个拿着黑色帽子到处飞的人吗?”
“没有唉。”
“好吧。”
男人气势汹汹的走开了,我有些暗喜的像反方向走去,转而走到回了大广场,想把男人的帽子先给舍友。
在摘掉假发的同时,男人出现在我身后,
“我就知道是你。”
男人的语气非常愤怒,
“说实话,在这里你对我做什么都是没有意义的。”
倒没有会因为他的愤怒感到害怕或者是担心他会对我做什么,我已经知道了,
“为什么?”
男人有些不解,
我贴近男人的耳朵,
“因为这只是我的梦。”

随即,我便醒来了
回复是一种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