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到树洞里有个身影,好像是在

  1. 刚刚想到一件事,就是指责弱势方不够完美时说弱势者跟压迫方一回事,这种论调为什么恶心。它不仅仅是在特权压迫弱势时不说话、仅在弱势反抗不够美时跳出来吱哇,更重要的是强对弱的伤害与弱对强的伤害在实施层面上的天差地别被遮掩。你不要虚虚的大道理在那里说什么互相伤害都不对,你要去看落实具体的伤害是什么。男伤害女,从古代的弄成残疾、到今天虽减弱仍物化、直接暴力和间接导致的难堪疾病、一生伤痛,长期精神凌迟;女伤害男,不过是影响了他得到按传统婚姻男人能得到的红利,让他“投资”落空,哪怕是最极端所谓同态复仇,也给你个痛快。资本家剥削穷人,榨取劳动力、长期伤痛、为他们的享受买单,反过来,穷人就罢个工,耽误了他们大赚。认清点吧,别老急着”他们部队你这样不是跟他们一样吗?“为什么革命的正当允许弱势“伤害”特权者,因为两者的伤害没得比。
    鼓励(2) 但是你看不清那是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