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者(ENFJ型人)

  1. [link:凯尔西气质类型测试=/survey/keirsey/]

    教育者的主要特征

    知识通常都会将自己隐藏起来,而只有通过正确的指引,我们才能找到它们。或者说,正如“教育”一词的含义所示,我们只有在某位拥有教育技能的人的引导下,才能将其占为己有。在所有的理想主义者当中,ENFJ型人生来便注定会成为教育者,他们似乎拥有某种神奇的力量,总是能够在无形中影响他人。早在童年时期,这些教育者就已经能够将附近的同龄人都吸引到他们的身边,并且按照他的指示玩耍。成年后,凭借其更胜一筹的号召力,教育者可以轻松而准确地发掘出每一位学习者的潜能,是学习团队中当之无愧的领导者。 作为NF型人——柏拉图的理想主义者,亚里士多德的伦理学家——的一种角色变体,ENFJ型人在绝大多数方面都与其他的NF型人大同小异。和所有理想主义者一样,教育者更青睐抽象的交流方式,并且更倾向于采用合作的方式来实现自己的目标。他们渴望获得有关人文科学的知识,而精神力量则是他们关注的焦点。通常来说,他们更擅长从事人事相关的工作。在个人定位上,他们崇尚利他主义精神,同时也容易轻信他人;而在对待过去的事物时,他们总喜欢抱着一种神秘主义的观点。他们喜欢让自己置身于探索的路途之中,而他们目光的焦点则始终都落在未来。情感共鸣、慈善以及真实可信是构建他们自我形象的三大要素。热情的他们信赖直觉的力量,渴望浪漫,而自我身份则永远是他们所追求的目标。他们珍视他人的认可,立志要获得圣贤的智慧。在智能方面,他们实践交际的能力明显高于战略和后勤能力,而战术能力则是他们的软肋。他们生来便善于规划,因此,相对于强调探索能力的资讯性的拥护者角色而言,他们往往更倾向于指导性的导师角色。由于其表现力强,所以在教育者和辅导者这两种角色当中,他们更适合前者。 教育者对周围的人总是期望甚高,而在他们的热情的鼓舞下,人们也会积极地开展行动,尽可能地使自己达到他们的期望值。ENFJ型人(他们大约只占地球总人口的2%)性格开朗,他们总是乐观地认为,人们一定不会辜负自己的期望。与此同时,他们也始终相信,人们必然会遵从自己含蓄的命令。而人们之所以会这样做,大都是因为这种人通常生来便具有超凡脱俗的领袖气质。 这些随和的导师通常会提前安排好自己的工作和社会活动,在这一方面,他们绝对值得信赖。因为只要做出了承诺,他们就一定不会食言。与此同时,即使是面对复杂的情况,他们也不会感到有任何的不适,相反,他们甚至可以在事前几乎毫无准备的条件下,轻松快速地处理好那些繁杂的数据。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团队领导者,ENFJ型人可以轻松且轻而易举地为团队设计出无数的活动,并且为团队成员提供各种刺激性的工作角色。此外,对于某些教育者而言,在一种对学生或追随者的责任感的鼓舞下,他们甚至可以摇身一变,变成一名天才指挥家,而这也常常令其他类型的人望尘莫及。ENFJ型人的这种即兴的指挥能力不禁让我们联想到ESFJ型人——护卫者当中的供给者,只不过,后者更多的是担任典礼的主持人,而并非团队的领导者。ESFJ型人是天生的主人,他们会让每一位客人都得到妥善的招待,或是让自己在每一次传统的社交活动中都表现得大方得体。同样的,ENFJ型人十分重视和谐的关系,而他们往往会通过自身魅力和真诚的关心来建立和维系这种和谐。因此,无论他们走到哪儿,总能成为最受欢迎的人。不过,ESFJ型人的社交能力显然不如教育型的领导者。毕竟,个人的成长和发展是后者关注的焦点。 在教育者眼中,人永远是第一位的,他们会很自然地向他人表达自己对他们的关心和关注,以及自己渴望融入他们当中的意愿。久而久之,人们通常会向他们需求帮助和支持,而他们也从来不会令求助的人失望。此外,他们还会真诚地关注周围人们所遇到的问题——员工、同事、学生等。可是有时候,由于涉足过深,他们往往会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再拒绝这些需求,哪怕它们已经变得完全不合情理。事实上,这些私人需求的确足以摧毁任何一名教育者的内心世界,他们的情感常常会因为过度紧张而不堪重负。然而,他们却始终觉得自己必须对他人的情感负责,ENFJ型人是如此地执著于这一责任感,以至于最终他甚至可能会成为全家人共同的负担。可是,如果由于缺乏时间或精力而不得不放弃一些人际关系,他们又会因为没有兑现自己的承诺而倍感内疚。 教育者通常都拥有高超的交心能力,往往能够轻易地引发他人的情感共鸣。也就是说,他们常常能够感同身受他人的性格、情感以及信仰,以至于他们有时候甚至会下意识地模仿他人。不过,这种不同寻常的能力在帮助他们与他人建立联系之余,也有可能会给他们带来危险。由于他们能够轻而易举地侵入他人的内心世界,并且真切地感受他们的心理负担,所以,这种过于深入的交心往往有可能使他们因此而丧失自我。 此外,ENFJ型人喜欢将自己的各种关系理想化,而他们的这一不切实际的做法常常会令自己受到伤害。教育者通常会将自己的理想注入到各种关系当中,而这反而会让他们的朋友和爱人望而生畏,他们会对自己能否实践这一崇高的理想而表示怀疑,并且丝毫没有意识到教育者将会成为自己强有力的支持者,而非那个指手画脚的批评者。

    教育者的职业

    尽管他们会将自己对理想的渴望融入到工作当中,并且常常为此而心神不宁,但是教育者的择业范围并没有因此而变得狭窄。事实上,他们在很多领域当中都能取得不俗的成就。出众的语言天赋使他们通常能够在与人交往的工作中——尤其是那些需要面对面交流的工作——脱颖而出。从事媒体工作及牧师一职的大都是聪明能干的ENFJ型人。此外,他们还能成为出色的心理医生、教育工作者以及基础护理医生。他们应当扬长避短,尽量避免从事那些无法发挥其交际特长的职业(会计、执法以及军职);另外,他们可以尝试几乎任何涉及到需要保持人际交流的工作。 教育者将交流当成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并且会本能地认为自己所说的话语能够被他人理解和接受。就像他们总是理解和认可他人那样,他们想当然地认为人们也一定会用同样的方式来对待自己。所以,当他们发现人们并不能理解或接受自己的立场或信仰时,教育者常常会感到十分惊讶和困惑,有时,他们甚至会因此而受伤。幸运的是,由于ENFJ型人有着出众的语言表达能力,尤其是在进行面对面的交流时,所以这样的事情并不会经常发生。因此,在他们所生活的圈子当中,教育者往往颇具影响力。而无论圈子大小,只要有需要,他们都会毫不犹豫地发表演讲或声明。 ENFJ型人很随和,而且他们很有可能是所有人当中最善于表达的一类人,所以,他们在表达自己的情感时从来不会犹豫不决。他们可以脱口说出自己的负面情绪,就像从烧开的水壶中喷发出来的蒸汽,冲得壶盖咔哒作响;同时,他们也可以用一种生动而戏剧化的方式,直接而鲜明地表达自己的正面情绪。稍加练习,教育者完全可以成为令人着迷的演说家。 ENFJ型人喜欢跟着感觉走,因为他们的直觉总是灵敏而准确,但是另一方面,他们在决策时对逻辑的使用就远远不如感觉那样合理而可靠了。因此,对他们而言,与理性者核实自己的决策,显然是明智之举。不过,仅从对个人和人际关系的洞察力来说,教育者的能力却是首屈一指的。毫无疑问,他们不仅知道自己内心的想法,而且也能准确地获知他人的心理动向。在对他人意图的理解和判断上,他们几乎很少出错。

    教育者的婚姻

    教育者十分重视存在于亲密关系当中的相互合作性,因此,他们往往都能成为不错的伴侣和配偶。他们会不知疲倦地为了促进与爱人之间的和谐关系而努力,为了让配偶感到幸福,他们可以慷慨地付出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实际上,当家庭生活出现不和谐音符时,ENFJ型人往往会产生强烈的负疚感。不幸的是,伴随着这种奉献精神而来的通常是他们那关于完美关系的梦想。这也是所有理想主义者的一大特征,只不过,这一特点在教育者身上体现得格外显著。他们对于理想伴侣的渴望有时候甚至会成为他们的精神负担,并且常常会令他们对已有的配偶产生一种模糊的不满情绪。

    教育者的家庭

    作为父母,教育者自然会将全副身心都投入到孩子的教育当中,但这种投入却并不会演变成一种盛气凌人的家长专制。相反,他们会显得无比慈爱而富有耐心,以至于有的时候,他们的这种爱心反而会被某些格外任性的孩子所利用。 以上内容来自2011年出版的《请理解我》,中国城市出版社授权,需转载请联系出版社
    xinbo(ENTJ) 发表于 2016-08-01 修改回复喜欢(1)
    • alas(INFP)2016-12-24
      教育者
      删除回复@TA
    • alas(INFP)2016-12-24
      /
      删除回复@TA
    • 公等遇雨2011-11-07
      完成测试 中医体质测试
      删除回复@TA
    • 公等遇雨2011-11-07
      完成测试 哈佛性向测试
      删除回复@TA
    • 心理成长2011-02-17
      凯尔西气质类型测试



      教育者的主要特征



      知识通常都会将自己隐藏起来,而只有通过正确的指引,我们才能找到它们。或者说,正如“教育”一词的含义所示,我们只有在某位拥有教育技能的人的引导下,才能将其占为己有。在所有的理想主义者当中,ENFJ型人生来便注定会成为教育者,他们似乎拥有某种神奇的力量,总是能够在无形中影响他人。早在童年时期,这些教育者就已经能够将附近的同龄人都吸引到他们的身边,并且按照他的指示玩耍。成年后,凭借其更胜一筹的号召力,教育者可以轻松而准确地发掘出每一位学习者的潜能,是学习团队中当之无愧的领导者。

      作为NF型人——柏拉图的理想主义者,亚里士多德的伦理学家——的一种角色变体,ENFJ型人在绝大多数方面都与其他的NF型人大同小异。和所有理想主义者一样,教育者更青睐抽象的交流方式,并且更倾向于采用合作的方式来实现自己的目标。他们渴望获得有关人文科学的知识,而精神力量则是他们关注的焦点。通常来说,他们更擅长从事人事相关的工作。在个人定位上,他们崇尚利他主义精神,同时也容易轻信他人;而在对待过去的事物时,他们总喜欢抱着一种神秘主义的观点。他们喜欢让自己置身于探索的路途之中,而他们目光的焦点则始终都落在未来。情感共鸣、慈善以及真实可信是构建他们自我形象的三大要素。热情的他们信赖直觉的力量,渴望浪漫,而自我身份则永远是他们所追求的目标。他们珍视他人的认可,立志要获得圣贤的智慧。在智能方面,他们实践交际的能力明显高于战略和后勤能力,而战术能力则是他们的软肋。他们生来便善于规划,因此,相对于强调探索能力的资讯性的拥护者角色而言,他们往往更倾向于指导性的导师角色。由于其表现力强,所以在教育者和辅导者这两种角色当中,他们更适合前者。

      教育者对周围的人总是期望甚高,而在他们的热情的鼓舞下,人们也会积极地开展行动,尽可能地使自己达到他们的期望值。ENFJ型人(他们大约只占地球总人口的2%)性格开朗,他们总是乐观地认为,人们一定不会辜负自己的期望。与此同时,他们也始终相信,人们必然会遵从自己含蓄的命令。而人们之所以会这样做,大都是因为这种人通常生来便具有超凡脱俗的领袖气质。

      这些随和的导师通常会提前安排好自己的工作和社会活动,在这一方面,他们绝对值得信赖。因为只要做出了承诺,他们就一定不会食言。与此同时,即使是面对复杂的情况,他们也不会感到有任何的不适,相反,他们甚至可以在事前几乎毫无准备的条件下,轻松快速地处理好那些繁杂的数据。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团队领导者,ENFJ型人可以轻松且轻而易举地为团队设计出无数的活动,并且为团队成员提供各种刺激性的工作角色。此外,对于某些教育者而言,在一种对学生或追随者的责任感的鼓舞下,他们甚至可以摇身一变,变成一名天才指挥家,而这也常常令其他类型的人望尘莫及。ENFJ型人的这种即兴的指挥能力不禁让我们联想到ESFJ型人——护卫者当中的供给者,只不过,后者更多的是担任典礼的主持人,而并非团队的领导者。ESFJ型人是天生的主人,他们会让每一位客人都得到妥善的招待,或是让自己在每一次传统的社交活动中都表现得大方得体。同样的,ENFJ型人十分重视和谐的关系,而他们往往会通过自身魅力和真诚的关心来建立和维系这种和谐。因此,无论他们走到哪儿,总能成为最受欢迎的人。不过,ESFJ型人的社交能力显然不如教育型的领导者。毕竟,个人的成长和发展是后者关注的焦点。 在教育者眼中,人永远是第一位的,他们会很自然地向他人表达自己对他们的关心和关注,以及自己渴望融入他们当中的意愿。久而久之,人们通常会向他们需求帮助和支持,而他们也从来不会令求助的人失望。此外,他们还会真诚地关注周围人们所遇到的问题——员工、同事、学生等。可是有时候,由于涉足过深,他们往往会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再拒绝这些需求,哪怕它们已经变得完全不合情理。事实上,这些私人需求的确足以摧毁任何一名教育者的内心世界,他们的情感常常会因为过度紧张而不堪重负。然而,他们却始终觉得自己必须对他人的情感负责,ENFJ型人是如此地执著于这一责任感,以至于最终他甚至可能会成为全家人共同的负担。可是,如果由于缺乏时间或精力而不得不放弃一些人际关系,他们又会因为没有兑现自己的承诺而倍感内疚。

      教育者通常都拥有高超的交心能力,往往能够轻易地引发他人的情感共鸣。也就是说,他们常常能够感同身受他人的性格、情感以及信仰,以至于他们有时候甚至会下意识地模仿他人。不过,这种不同寻常的能力在帮助他们与他人建立联系之余,也有可能会给他们带来危险。由于他们能够轻而易举地侵入他人的内心世界,并且真切地感受他们的心理负担,所以,这种过于深入的交心往往有可能使他们因此而丧失自我。

      此外,ENFJ型人喜欢将自己的各种关系理想化,而他们的这一不切实际的做法常常会令自己受到伤害。教育者通常会将自己的理想注入到各种关系当中,而这反而会让他们的朋友和爱人望而生畏,他们会对自己能否实践这一崇高的理想而表示怀疑,并且丝毫没有意识到教育者将会成为自己强有力的支持者,而非那个指手画脚的批评者。



      教育者的职业



      尽管他们会将自己对理想的渴望融入到工作当中,并且常常为此而心神不宁,但是教育者的择业范围并没有因此而变得狭窄。事实上,他们在很多领域当中都能取得不俗的成就。出众的语言天赋使他们通常能够在与人交往的工作中——尤其是那些需要面对面交流的工作——脱颖而出。从事媒体工作及牧师一职的大都是聪明能干的ENFJ型人。此外,他们还能成为出色的心理医生、教育工作者以及基础护理医生。他们应当扬长避短,尽量避免从事那些无法发挥其交际特长的职业(会计、执法以及军职);另外,他们可以尝试几乎任何涉及到需要保持人际交流的工作。

      教育者将交流当成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并且会本能地认为自己所说的话语能够被他人理解和接受。就像他们总是理解和认可他人那样,他们想当然地认为人们也一定会用同样的方式来对待自己。所以,当他们发现人们并不能理解或接受自己的立场或信仰时,教育者常常会感到十分惊讶和困惑,有时,他们甚至会因此而受伤。幸运的是,由于ENFJ型人有着出众的语言表达能力,尤其是在进行面对面的交流时,所以这样的事情并不会经常发生。因此,在他们所生活的圈子当中,教育者往往颇具影响力。而无论圈子大小,只要有需要,他们都会毫不犹豫地发表演讲或声明。

      ENFJ型人很随和,而且他们很有可能是所有人当中最善于表达的一类人,所以,他们在表达自己的情感时从来不会犹豫不决。他们可以脱口说出自己的负面情绪,就像从烧开的水壶中喷发出来的蒸汽,冲得壶盖咔哒作响;同时,他们也可以用一种生动而戏剧化的方式,直接而鲜明地表达自己的正面情绪。稍加练习,教育者完全可以成为令人着迷的演说家。

      ENFJ型人喜欢跟着感觉走,因为他们的直觉总是灵敏而准确,但是另一方面,他们在决策时对逻辑的使用就远远不如感觉那样合理而可靠了。因此,对他们而言,与理性者核实自己的决策,显然是明智之举。不过,仅从对个人和人际关系的洞察力来说,教育者的能力却是首屈一指的。毫无疑问,他们不仅知道自己内心的想法,而且也能准确地获知他人的心理动向。在对他人意图的理解和判断上,他们几乎很少出错。



      教育者的婚姻



      教育者十分重视存在于亲密关系当中的相互合作性,因此,他们往往都能成为不错的伴侣和配偶。他们会不知疲倦地为了促进与爱人之间的和谐关系而努力,为了让配偶感到幸福,他们可以慷慨地付出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实际上,当家庭生活出现不和谐音符时,ENFJ型人往往会产生强烈的负疚感。不幸的是,伴随着这种奉献精神而来的通常是他们那关于完美关系的梦想。这也是所有理想主义者的一大特征,只不过,这一特点在教育者身上体现得格外显著。他们对于理想伴侣的渴望有时候甚至会成为他们的精神负担,并且常常会令他们对已有的配偶产生一种模糊的不满情绪。



      教育者的家庭



      作为父母,教育者自然会将全副身心都投入到孩子的教育当中,但这种投入却并不会演变成一种盛气凌人的家长专制。相反,他们会显得无比慈爱而富有耐心,以至于有的时候,他们的这种爱心反而会被某些格外任性的孩子所利用。





      以上内容来自2011年出版的《请理解我》,中国城市出版社授权,需转载请联系出版社
      删除回复@TA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