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者(NT)

  1. 理性者的特性:

    [h3:语言―――抽象型 ] 理性者很少谈论自身观察到的事物,多把想像中的事情作为谈资。他们更多提及的往往是想法而非物体。理性者超越观察到的、能感知的或基于经验的事物而选择想像中的、概念化的或推论性的事物作为谈话内容。他们尽量避免琐碎的、不相干的,多余的话语,虽然他们也知道有些多余的话是必不可少的,但是却极不愿意陈述显而易见的事情,或重复一些观点。 他们默认,对他们容易的事情,对别人也应该容易。理性者对定义异乎寻常的苛求,他们大部分时间都致力于特性的总结。让人有“吹毛求疵”和“拘泥于琐事”的感觉,甚至理想主义者会觉得理性者的琐细分析冒犯了他们,进而处心积虑的抹煞理性者所精心提炼的特性。但理性者并不介意受到奚落。 理性者经常注意到别人话语中微不足道的范畴错误,却很少评论。然而,如果这样的语句出现在辩论中,他们会完全出于本性的指出。 [h3:使用工具―――功利型 ] 他们将工具的有效性看得比社会认可重要多了,即不管工具是否合法、正统,他们并不是喜欢违背,而是不拒绝与社会群体进行合作,把取悦他人和规则放在次要的位置而已。但又和艺术创造者型的人不同,他们的功利性是针对实际操作的,而理性者的功利是倾向于有效性的。他们愿意听取任何人关于方式方法的有益建议,但是如果别人不这么作,他们也会认为无所谓,在别人的眼中,有些傲慢。

    理性者的兴趣:

    喜欢有关系统的工作,很少受到道德的吸引,他们对自然科学很感兴趣,对发现自然的规律有强烈渴望。他们对于技术的追求是投入且长久的,为机械和有机体深深的吸引。有机体是:人类学家、生物学家、动物学家、心理学家和社会学家。

    理性者的人格定位

    [h3:对待现在―――实用的 ] 十分在意有效性,也必定在行动之前预期有意识行为的实际价值,即以最小的努力实现最大的目标。并非懒惰,而是额外的努力会让他们感到烦恼。他们对社会习俗,不是怀着敬意的而是抱着务实的态度,从而避免过失,他们极力反对人们犯同样的错误。 [h3:对待未来―――怀疑的 ] 他们倾向于怀疑,因而希望运用全部的人性努力来避免过失。没有什么是确认无疑的,唯一毋庸置疑的事情,就是理性的怀疑行为。 [h3:对待过去―――相对的 ] 在他们看来,事件本身无所谓好坏,而是取决于某人看待他们的方式。他们认为事情是相对的,对待挫折采取相对论赋予了理性者一种唯我的世界观。即其他人并不能完全理解和分享我们的意识,每个人在意识里都是孤独的,也是独一无二的。 [h3:生活的地点―――路口 ] 并不把事件独立起来,而是关注事物之间的关系。 [h3:生活的时间―――间歇 ] 对他们来说,时间是受到某个事件限制和界定的一种间歇、一个片段,只有事件本身,才可以讲到时间概念。

    理性者的自我形象

    构成自我形象或者自我观念的,一般是三个方面,即:自尊、自重、自信,它们相互产生影响。 [h3:自尊―――聪敏 ] 理性者感到自豪的是他们在完成许多和各种各样自己所专心投入的工作过程中表现出来的聪敏性。 [h3:自重―――自主 ] 自主是他们的源泉,即使在不考虑结果的时候,理性者也希望尽量按照自己的规则生活,依靠自己的智慧了解社会,并根据独立的程度给予自己相应的尊重。他们都是个人主义,反对任何将主观标准强加给他们的企图。 [h3:自信―――坚定 ] 只要感到自己具有坚强的意志或不可动摇的决心,理性者便比较自信。

    理想主义者的价值观

    [h3:本性―――镇静 ] 理性者喜欢平静的心境,这种特制在混乱和躁动的环境中表现得尤为突出。但他们并不是表面上那样冷淡和与人疏远的。 [h3:信赖―――理性 ] 理性者唯一无条件信赖的事物就是推理,只有在一定条件下,才相信其它事物。 [h3:向往―――成就 ] 他们的特征之一就是渴望成就,平静的外表之下,有着一种令他们备受煎熬的渴望,即实现他们为自己制订的目标。 [h3:寻求―――知识 ] 理性者关注的是知识的积累,对知识的寻求有两种目标:即必须同时了解“怎样寻求”和“寻求什么”。 [h3:珍视―――敬意 ] 当理性者被一位敬慕者问及他们对自己所制造某些事物的评论,特别是当这种请求的本意是揭示他们的基本原理时,理性者会很高兴。认为这种敬意是给予他们的产品的,而非针对个人的。 [h3:渴望―――专家 ] 他们往往把技术奇才特别是科学天才视为心中的偶像,有着支配自然界的、别人看起来几乎是神秘的力量,全身心的追求科学的四种目标:预示和控制事件的发展,了解和阐述他们发生的背景。

    理性者的社会角色

    人类存在两种基本的社会角色,一种是所处社会环境中,自身的地位作用确定的;另一种是我们为自己争取来的。 有三种社会角色在人格研究的因果关系上,起着特殊重要的意义:配偶、父母、领导。 [h3:婚姻―――思想伴侣] 对理性者而言,与配偶共同分享他们所关心的事物是至关重要的。但,这种分享的愿望,限制了他们的择偶范围。理性者通常将择偶作为一种困难、甚至是危险的问题来解决,他们告诫自己不允许出错,因为这是终身大事。 但,他们是令人愉快的伴侣―――忠诚、没有怨言、性爱热烈,在人际交往中正直、光明正大,并且没有独占欲。但是,他们不容易接近,而且有些复杂。 [h3:择偶 ] 理性者不喜欢花费过多的时间和精力用来建立社交联系,他们不仅认为约会有些荒唐可笑,而且很不容易参与娱乐活动,约会往往会成为他们的考验。即使在青年时期,他们仍有可能在约会的时候,表现出某种程度上的拘谨和笨拙。 他们进入大学或工作环境后,也会出于一定的目的到处约会,但,当他们确立了比较固定的恋爱关系后,便不再有这种冲动了。他们从个人伦理方面,厌恶性交杂乱,他们大部分不会向人谈起他们的风流韵事,几乎不与朋友讨论他们当前的性生活。保持隐秘及严肃承诺的肉体关系,是理性者恋爱中的常见模式,也许是因为他们习惯于十分缓慢的发展性爱关系的缘故。 恋爱对于理性者而言,是在间或困难的寻找一位他们认为值得为之进行私人投入的人。理性者型的人,希望能了解自己正在做和将要作的事情,希望仔细思考之后再确立恋爱关系。一旦确定,他们就准备进一步投入自己的感情,急切根据构思的脉络发展恋爱关系,当然,前提是对方正在对此做出响应。无论长期短期的恋爱关系,他们都希望另一方是认可的,如果不能,他们或许会耸耸肩,带着淡淡的遗憾走开。理性者一旦经过认真寻找之后确定了自己的伴侣,一般不会再改变心意了。 理性者中的协调型的人(陆军元帅和策划者)比工程师型的(发明家和建筑师)人更富于计划性,他们往往会很快拒绝不符合条件的人,而工程师则在择偶过程中显得相当被动。他们都可能和碰到的第一个品质优秀又向他们表示好感的人结为百年好合,只是为了解决婚姻大事而已。虽然弊端很多,但是,除非他们的选择是完全不幸的,否则他们都会恪守承诺,并想尽一切办法维护好这段恋情。 虽然理性者的择偶过程表现出过重的人为控制色彩,但它仍然对其它气质类型的人有吸引力。艺术创造者,赞赏理性者追求有效行为和摆脱传统束缚的倾向,同时也乐于尽自己所能让他们生活得快乐些,劝他们不要过于严肃、压抑的对待工作;护卫者,高度评价理性者的严肃和压抑的对待工作,真心的帮助理性者体验到踏实可靠的感觉,为他们提供愉快而传统的社交活动,并引以为傲;理想主义者,受到理性者的吸引是最强烈的,不仅由于他们的思想适应性和共同的兴趣,还因为理想主义者对理性者目标专一、全神贯注的人格特征赞叹不已,这与他们思想漫无边际、注意力分散的本质是多么的不同啊。 一旦选定了伴侣,理性者便感到自己对这种关系负有责任,不仅仅是形式上的。社会的规则不对他们构成影响,而他们自己制定的行为标准却是必须考虑的。婚姻不是他们的承诺,单独的承诺才是。 [h3:婚姻 ] 一旦对某人投入了感情,理性者便开始自由自在的满足他们各种各样的兴趣,相当迅速的面对婚姻中的主要问题。他们常被配偶谴责冷淡和无动于衷,以及表面的疏远和漠不关心。理性者对此感到惊诧,因为他们自己知道自己内心是涌动着火一般的热情的。但,这确实是大部分理性者婚姻中的冲突根源,表面和内在反差如此之大的原因是他们对效率的追求,和对自主性的渴望。 他们常常沉浸在获取知识的事务中,使得他们与现实脱节,即使和配偶共处一室,却看起来遥不可及,他们的配偶为此经常抱怨。虽然查觉不到,但是理性者并非是漠不关心或反应迟钝的,一旦这些事情进入到他们的视线中,他们都会表现出真实的兴趣。 而双方的口角也是存在的,因为伴侣希望理性者能够不用自己提醒就能注意到自己,而无需别人提醒,所以他们抑制着不断升级的怒气对待理性者主动向自己表示兴趣和爱情,当这个希望落空,他们就会谴责对方。 理性者一直在用最小的代价获取最大的成果,这些可以解释他们为什么相信逻辑推理的准确性,或者在别人犯错时显得那么严厉无情,抑或是在他们注意力集中的时候,面露愠色。 同时,效率观念成为理性者婚姻中最常见的难题,即理性者型人情愿向伴侣谈及爱情,使他们因自己的沉默而受到感情的伤害。理性者并非不爱自己的伴侣,而是厌恶陈述显而易见的事实,往往不会对其情话绵绵,而他们的伴侣或许正渴望这些。 理性者表面冷淡的原因,是他们原则性的坚持自己以及配偶的独立自主精神。他们是所有类型中,最善于自我指导和思想独立的人,反对甚至憎恶被迫违反个人意愿行事或按照别人的规律生活。因此,如果理性者从配偶言谈中查觉出哪怕最轻微的压力,要求或暗示他们要遵从社会规范,他们都会阻止及拒绝合作。哪怕是微不足道的比如打扫房间、帮助购买杂货、为社交聚会挑选礼服等的小事。他们的拒绝方式可能是沉默、消极抵制或冷冷的叹气,很少会说不,或提出抗议,但却不会直接听从吩咐。他们会为了避免争吵而保持缄默的我行我素,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们才会允许自己的自主性受到削弱,但是同时,他们的烦恼也会随之不断增加。 除了这种导致关系紧张的反抗之外,他们也极不满意从内心深处涌出的,试图控制其他人的人体自然冲动(欲望、情感、嗜好、期望)。理性者也像所有人那样有许多失去理性的冲动,虽然他们本性不信任这些冲动。他们对自己冲动的紧密控制,也会给他们的婚姻带来损害。即使与最挚爱的人在一起,他们也会不动声色的克制和隐藏他们的情感。这些,都强化了理性者冷血的形象。理性者的亲人往往会惊奇地发现他们具有从未表露过的某种技能、兴趣或性格特点。 他们不仅按照自己的见解生活,而且也期待着配偶也能按他们自己的意愿生活。自身依赖为他们所不齿,对期望自己给予幸福或完整的配偶,他们没有丝毫的同情心。但大多数情况下,他们无法把握配偶的行为,而且他们自己也觉得自己无权干涉他们。他们以旁观的态度愉快的看着孩子成长,养育孩子对理性者来说是件幸福的事情。遇到喜欢争吵的伴侣,他们通常会避免自己卷入的退后一步,观察对方,静待他们的怒气过去,殊不知,这往往进一步激怒了对方,加深了矛盾。 他们毫无占有欲的照顾着他人,并将这些延伸到物质上,他们对身外之物不是很感兴趣。土地,是理性者强烈希望拥有的,有利于保障他们的自由和自主。家就是他们的城堡,避免外界的干扰。而对工具的占有,是他们的另一个弱点。理性者的家里,可能以任何形式堆积着大量的书籍,各式各样的。他们记不得纪念日,且不太注重外表,也觉得没什么必要。 [h3:伴侣组合 ] 尽管存在种种误解,但无论男女理性者,确实能够在很大的程度上赢得配偶的欢心。他们与各种气质的人皆有可能缔结美满婚姻,但是需要注意些棘手问题。 [h3:理性者&艺术创造者: ] 理性者缺乏占有欲,不愿意与配偶起冲突,这与艺术创造者热爱自由的天性配合的极为默契。理性者觉得艺术创造者和他们一样不拘礼仪,赞赏他们对工具和功利的追求,同时,觉得他们善于娱乐,能帮助自己忘记一些烦心的事,释放压力。但是,如果艺术创造者对他们的摆布增加,理性者也会觉得他们轻佻,并对于不喜欢讨论抽象事物的他们觉得兴趣索然。 [h3:理性者&护卫者: ] 护卫者作为理性者的伴侣,是有着不可估计的优势的,即作为家庭稳定而可靠的核心。理性者沉迷于象牙塔里,常常会远离家庭生活中的日常劳动,护卫者情愿帮他们作家务和管理琐事,还负责引导他们参加社交活动。但是,理性者感觉护卫者过于唠叨,因而将严格保护自己的自主性不受侵犯。护卫者精于部署却对抽象的东西不感兴趣,理性者可以不和伴侣交流这些,但长此以往,会觉得自己正在丧失某种重要的对外联系。 [h3:理性者&理性者: ] 他们有共同的话题,一旦有机会走在一起,会展开热烈的讨论。但,这种竞赛有时候会变得很不客气―――理性者将会在争辩性的讨论中,致对手于死地。他们往往都沉浸于自己的世界里,忘了对方,隔阂逐渐加重,两者必须有一人懂得放下手中的工作,主动与另一方进行接触。 [h3:理性者&理想主义者: ] 同理想主义者结婚可能是理性者的最佳选择,他们有共同的兴趣,并把他们安全的联系在了一起。同时,理想主义者给俩人的爱情注入了热情,吸引着那些善于自我控制的理性者。冲突也是固有的,希望在友好气氛下辩论的理想主义者,和理性者辩论,对他们来说是件繁重的任务。另外,理性者对表达情感的抵触,和理想主义者对情感表达的渴求,成了他们婚姻关系中,永恒的难题。

    养育子女

    [h3:理性者型的孩子 ] 他们被称为“冷漠之人”,无疑他们是四种类型中,显得较为平静、安宁,而这种天性出生就显露出来了。他们相当宁静和沉默寡言,可能会使不同气质类型的父母感到莫名其妙。并非说他们总是无动于衷,因为在他们泰然自若的背后,可能蕴藏着因努力控制情感而需要承受的压力。也体验到因强烈渴望预测和控制事态发展而带来的紧张情绪。理性者生来便是对这个世界起着战略性作用的,但是,他们只占总人口的6%,他们的父母老师,无法很好的引导他们,所以他们大多依靠自己来完成角色变体。父母经常会对他们的心不在焉感到失望,他们房间总是处于混乱状态,然而他们自己却能清楚的知道每样东西的准确位置。他们收藏兴趣广泛,并对编排和分类很感兴趣。 理性者对各种结构装置玩具(积木、拼插类)有着特殊的爱好,男孩儿把几乎任何物体,都能变成某种类型的攻击武器。他们长大了些,就会开始玩儿国际象棋或策划类的游戏,会对打箭术和空手道等格斗招数感兴趣。如果他们成功了,会那么的自豪,如果超出他们的能力范围,他们会很羞愧。因此,批评他们的失败不是很明智的,过多的失败会导致他们的自尊心受到伤害。 理性者孩子在语言上较为早熟,很早便学会了阅读,并开始在谈话中运用大量词汇,但也有人迟钝些,比如爱因斯坦。他们会有许多恐惧以及重复的梦魇,其活跃的想象力是导致这些恐惧产生的根源。他们不喜欢受到他人的控制和指导,还会倔强的反抗,父母的打骂会深深地侵扰他们,他们极端而长久的对此怨愤。自主性对他们来说很重要,别人觉得他们“高傲”或“自大”,其实他们只是需要独自思考,保持自给自足的状态而已。因此,青春期后,对父母的经济依赖,都会他们倍感苦恼。他们的自尊在感到依赖的时候下降,时间越长,他们体验到的负疚感就越强。 了解事物的工作原理对理性者孩子尤为重要,并探索每样东西。实际生活中,他们并不是一点儿都不喜欢和他人争斗的,只是如果这种结果是由他们的调查研究引起的,他们很自然的就将其当作必然结果予以接受。父母最好对他们多些耐心,并为他们准备各式各样的玩具,不用很多。最重要的是,为孩子读故事―――科幻、魔法、巫术、英雄、成功的史诗,他们都特别的喜欢,获得的快乐源于他们的想象力。 他们中好多对权威都有积极而永久的不信任感,某些情况下,还会导致他们的蔑视。“试着去做,只有做了,它才会有意义”是理性者所秉持的,他们只有在觉得要求有一定道理的时候才愿意服从,对那些蛮横不讲理的人,很快就失去了尊重。 在理性者孩子平静的外表下,有着对于成就的向往,并困扰着他们。他们对自己的要求很高,超出他们的能力范围,在他们无法实现时,会感到逐渐形成的压力。逐步提高的要求使得理性者型的孩子脆弱地惧怕失败,即使在别人眼中他们正在走向成功,他们却变得越来越紧张和易于兴奋,对周围的事和人表现得很不耐烦。 他们很小就显现出悲观的思想观念,看到他们总是很谨慎的衡量着。尽管他们会听取别人的意见,却总是对别人提出的做法心存怀疑。他们不信赖任何事物,不崇尚权威,但是也有些恃才傲物。 [h3:父母和子女―――促使独立者 ] 他们鼓励子女发展一种不断增强的独立性,不会将不合理的行为规范强加给他们。他们尽量通情达理的对待孩子,并尽最大努力帮助其成长。 [h3:理性者父母&艺术创造者型子女: ] 理性者型父母的实用主义观点有利于他们在艺术创作者型子女的成长过程中起到监督作用。他们的客观性决定了他们不会对子女抱有过多的期望,孩子无论做什么,他们都不会感到失望。理性者父母会根据逻辑推理,立即并转移被孩子滥用的特权,正是在艺术创造者型孩子身上非常适用的教育方法,虽然是偶然的。这些适应性很强的孩子,马上就学会在限定的范围内快乐的玩耍。理性者父母对孩子表现出的艺术美感感到惊讶和喜悦,若有机会,他们会提供给孩子系统学习的机会。 [h3:理性者型父母&护卫者型子女: ] 理性者认为和护卫者型子女有某种问题,有时还会有些挫折感。他们感到不知所措,不知道能为他们作些什么,因为没有什么他们认知里的东西是这些孩子感兴趣的。他们对孩子努力适应社会的行为感到疑惑不解,他们模仿别人,竭力与所有人友好相处,这在父母眼中,是极度烦恼的。还奇怪他们为什么那么缺乏安全感,他们那么容易记录那些痛苦、失望、错误和恐惧,父母深感失职和无助,他们无法要求孩子拥有任何渴望。另一方面,护卫者型的孩子,竭尽全力的取悦他们困惑且变幻莫测的理性者型父母。理性者父母最好的方法就是回避,让配偶去监护孩子或任他们成为他们想成为的那种人。 [h3:理性者型父母&理想主义者型子女: ] 理性者父母是实用主义者,他们机敏的发现,对多数孩子有效的管理模式并不一定适用于理想主义者型子女。父母对待敏感易动感情的理想主义者子女,可能会有些局促不安,他们的说服对孩子来说没有意义。虽然他们耐心的说服对孩子没用,但这些父母却不会批评或体罚孩子,因而不会加剧自己的愤怒。父母对孩子表现出的热情和想象力感到满意,也建立了他们之间牢固的感情纽带的基础,并且这条纽带很少会断开。 [h3:理性者型父母&理性者型子女: ] 理性者型的孩子愿意听从理论说教,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愿意接受的道理也越来越多。虽然父母在教育子女时感到有些困难却不会特别的费力,他们自信的认为,只要对孩子的要求是合理的,孩子绝不会让他们失望的。父母对子女许多特点欣喜不已,他们愉快的看着孩子身上和自己相同的特质。但是,他们必须注意到子女对于社交发展的需要,最好有一位其它类型的父母帮助他们了解与人融洽相处的艺术。

    领导者―――预想家

    理性者实践最多,因而协调者和建造者的角色最适合。他们被称为“预想家”型的领导者,能预测组织机构的未来,然后构想计划来有效实现目标。他们的创造性和技巧方面的实际知识,帮助他们把复杂事情简单化,并将模型绘到图纸上,随机应变以提高效率。当被要求运用策略和设计某种新的事物时,他们会感觉很快乐,因为在他们眼里,这些是有价值的工作。 成效管理,对理性者而言,是一种很好的领导模式,他们把长远的战略放在一切活动之前。假如领导集体中没有这样的一位领导者,人们迟早会在混乱中忽略了机构本来的目的。规则、程序和职务都是令人怀疑的,只有符合他们功利性的事物才被允许延续下去。他们很快就能发现任何以拖延、滞缓形式出现的官僚主义,并像实施外科手术般地予以清楚。他们不能容忍官僚主义,并有些无情的抵制,以致那些无法实现价值的活动,被快速的剪除。 他们预见的是十年后的样子,可能难以表达自己的远见。人们跟随他们,是因为觉得他们对未来的想像很吸引自己;但人们也会因为他们回避细节的描述而迷失了方向。他们运用专业且简洁的话语进行必要的陈述,并本能的期待追随者能领会这些他们看来准确无误的问题。但人们往往不能理解他们的分析,而深感失望。 他们不明智的认为别人把工作做好是显而易见的事情,没必要表示感激,甚至自己说了,在别人眼里是多余且奇怪的。他们虽然理解,却很难让自己产生这种交互作用,他们应当学习理想主义者型领导在这个领域里的行为。 他们对首次参加的事情,满怀热情,但一旦完成他们更希望别人来接受。结果,他们往往觉得结果不是太理想,却不会因为这种失败去责备别人,只是自责。且到了下一次,他们就失去了兴趣。理性者型领导者还有另一个弱点。他们过于关注战略性规划,而忽视了他人的感受,下属会觉得他们疏远甚至冷漠,抱着犹豫不决的心情接近他们,他们很可能会孤立于机构成员的业余生活之外。 还有就是他们只重视聪明的下属、同事或上级,他们对自己和他人都抱有很大的期望,往往超出他人和自己的能力范围。拥有强大力量的人,同样也有极大的弱点,他们会因不断提高目标而烦躁和不满。这种情绪,有时候会表现为不耐烦,而且,他们无法容忍自己和他人两次犯同样的错误。 他们喜欢那些不厌其烦理解他们工作复杂性的观察者,也会响应别人对他们战略智能的承认。只是因日常工作做得好而得到表扬,并无法让他们高兴。对他们来说,需要的是鉴赏者的能力,且不能多说什么。因为就像他们不善于口头称赞别人一样,他们也很难接受来自他人的赞赏。

    理性者的角色变体

    虽然将四种气质类型分别看作单独、完整的行为状态模式是十分有益的,然而每种气质类型中的个体成员之间,还存在着明显差异。 其中一些善于计划的,倾向于从事搞笑活动的协调者这种训诫型角色;另一些善于探索的则选择有效原型和模型的建造者这种信息型角色。其中前者倾向于陆军元帅或策划者的角色,后者则倾向于成为建筑师或发明家。
    xinbo(ENTJ) 发表于 2016-08-01 修改回复喜欢(0)
    • 心理成长

      理性者的特性:



      语言―――抽象型



      理性者很少谈论自身观察到的事物,多把想像中的事情作为谈资。他们更多提及的往往是想法而非物体。理性者超越观察到的、能感知的或基于经验的事物而选择想像中的、概念化的或推论性的事物作为谈话内容。他们尽量避免琐碎的、不相干的,多余的话语,虽然他们也知道有些多余的话是必不可少的,但是却极不愿意陈述显而易见的事情,或重复一些观点。

      他们默认,对他们容易的事情,对别人也应该容易。理性者对定义异乎寻常的苛求,他们大部分时间都致力于特性的总结。让人有“吹毛求疵”和“拘泥于琐事”的感觉,甚至理想主义者会觉得理性者的琐细分析冒犯了他们,进而处心积虑的抹煞理性者所精心提炼的特性。但理性者并不介意受到奚落。

      理性者经常注意到别人话语中微不足道的范畴错误,却很少评论。然而,如果这样的语句出现在辩论中,他们会完全出于本性的指出。



      使用工具―――功利型



      他们将工具的有效性看得比社会认可重要多了,即不管工具是否合法、正统,他们并不是喜欢违背,而是不拒绝与社会群体进行合作,把取悦他人和规则放在次要的位置而已。但又和艺术创造者型的人不同,他们的功利性是针对实际操作的,而理性者的功利是倾向于有效性的。他们愿意听取任何人关于方式方法的有益建议,但是如果别人不这么作,他们也会认为无所谓,在别人的眼中,有些傲慢。



      理性者的兴趣:



      喜欢有关系统的工作,很少受到道德的吸引,他们对自然科学很感兴趣,对发现自然的规律有强烈渴望。他们对于技术的追求是投入且长久的,为机械和有机体深深的吸引。有机体是:人类学家、生物学家、动物学家、心理学家和社会学家。



      理性者的人格定位



      对待现在―――实用的



      十分在意有效性,也必定在行动之前预期有意识行为的实际价值,即以最小的努力实现最大的目标。并非懒惰,而是额外的努力会让他们感到烦恼。他们对社会习俗,不是怀着敬意的而是抱着务实的态度,从而避免过失,他们极力反对人们犯同样的错误。



      对待未来―――怀疑的



      他们倾向于怀疑,因而希望运用全部的人性努力来避免过失。没有什么是确认无疑的,唯一毋庸置疑的事情,就是理性的怀疑行为。



      对待过去―――相对的



      在他们看来,事件本身无所谓好坏,而是取决于某人看待他们的方式。他们认为事情是相对的,对待挫折采取相对论赋予了理性者一种唯我的世界观。即其他人并不能完全理解和分享我们的意识,每个人在意识里都是孤独的,也是独一无二的。



      生活的地点―――路口



      并不把事件独立起来,而是关注事物之间的关系。



      生活的时间―――间歇



      对他们来说,时间是受到某个事件限制和界定的一种间歇、一个片段,只有事件本身,才可以讲到时间概念。



      理性者的自我形象



      构成自我形象或者自我观念的,一般是三个方面,即:自尊、自重、自信,它们相互产生影响。



      自尊―――聪敏



      理性者感到自豪的是他们在完成许多和各种各样自己所专心投入的工作过程中表现出来的聪敏性。



      自重―――自主



      自主是他们的源泉,即使在不考虑结果的时候,理性者也希望尽量按照自己的规则生活,依靠自己的智慧了解社会,并根据独立的程度给予自己相应的尊重。他们都是个人主义,反对任何将主观标准强加给他们的企图。



      自信―――坚定



      只要感到自己具有坚强的意志或不可动摇的决心,理性者便比较自信。



      理想主义者的价值观



      本性―――镇静



      理性者喜欢平静的心境,这种特制在混乱和躁动的环境中表现得尤为突出。但他们并不是表面上那样冷淡和与人疏远的。



      信赖―――理性



      理性者唯一无条件信赖的事物就是推理,只有在一定条件下,才相信其它事物。



      向往―――成就



      他们的特征之一就是渴望成就,平静的外表之下,有着一种令他们备受煎熬的渴望,即实现他们为自己制订的目标。



      寻求―――知识



      理性者关注的是知识的积累,对知识的寻求有两种目标:即必须同时了解“怎样寻求”和“寻求什么”。



      珍视―――敬意



      当理性者被一位敬慕者问及他们对自己所制造某些事物的评论,特别是当这种请求的本意是揭示他们的基本原理时,理性者会很高兴。认为这种敬意是给予他们的产品的,而非针对个人的。



      渴望―――专家



      他们往往把技术奇才特别是科学天才视为心中的偶像,有着支配自然界的、别人看起来几乎是神秘的力量,全身心的追求科学的四种目标:预示和控制事件的发展,了解和阐述他们发生的背景。



      理性者的社会角色



      人类存在两种基本的社会角色,一种是所处社会环境中,自身的地位作用确定的;另一种是我们为自己争取来的。

      有三种社会角色在人格研究的因果关系上,起着特殊重要的意义:配偶、父母、领导。



      婚姻―――思想伴侣



      对理性者而言,与配偶共同分享他们所关心的事物是至关重要的。但,这种分享的愿望,限制了他们的择偶范围。理性者通常将择偶作为一种困难、甚至是危险的问题来解决,他们告诫自己不允许出错,因为这是终身大事。

      但,他们是令人愉快的伴侣―――忠诚、没有怨言、性爱热烈,在人际交往中正直、光明正大,并且没有独占欲。但是,他们不容易接近,而且有些复杂。



      择偶



      理性者不喜欢花费过多的时间和精力用来建立社交联系,他们不仅认为约会有些荒唐可笑,而且很不容易参与娱乐活动,约会往往会成为他们的考验。即使在青年时期,他们仍有可能在约会的时候,表现出某种程度上的拘谨和笨拙。

      他们进入大学或工作环境后,也会出于一定的目的到处约会,但,当他们确立了比较固定的恋爱关系后,便不再有这种冲动了。他们从个人伦理方面,厌恶性交杂乱,他们大部分不会向人谈起他们的风流韵事,几乎不与朋友讨论他们当前的性生活。保持隐秘及严肃承诺的肉体关系,是理性者恋爱中的常见模式,也许是因为他们习惯于十分缓慢的发展性爱关系的缘故。

      恋爱对于理性者而言,是在间或困难的寻找一位他们认为值得为之进行私人投入的人。理性者型的人,希望能了解自己正在做和将要作的事情,希望仔细思考之后再确立恋爱关系。一旦确定,他们就准备进一步投入自己的感情,急切根据构思的脉络发展恋爱关系,当然,前提是对方正在对此做出响应。无论长期短期的恋爱关系,他们都希望另一方是认可的,如果不能,他们或许会耸耸肩,带着淡淡的遗憾走开。理性者一旦经过认真寻找之后确定了自己的伴侣,一般不会再改变心意了。

      理性者中的协调型的人(陆军元帅和策划者)比工程师型的(发明家和建筑师)人更富于计划性,他们往往会很快拒绝不符合条件的人,而工程师则在择偶过程中显得相当被动。他们都可能和碰到的第一个品质优秀又向他们表示好感的人结为百年好合,只是为了解决婚姻大事而已。虽然弊端很多,但是,除非他们的选择是完全不幸的,否则他们都会恪守承诺,并想尽一切办法维护好这段恋情。

      虽然理性者的择偶过程表现出过重的人为控制色彩,但它仍然对其它气质类型的人有吸引力。艺术创造者,赞赏理性者追求有效行为和摆脱传统束缚的倾向,同时也乐于尽自己所能让他们生活得快乐些,劝他们不要过于严肃、压抑的对待工作;护卫者,高度评价理性者的严肃和压抑的对待工作,真心的帮助理性者体验到踏实可靠的感觉,为他们提供愉快而传统的社交活动,并引以为傲;理想主义者,受到理性者的吸引是最强烈的,不仅由于他们的思想适应性和共同的兴趣,还因为理想主义者对理性者目标专一、全神贯注的人格特征赞叹不已,这与他们思想漫无边际、注意力分散的本质是多么的不同啊。

      一旦选定了伴侣,理性者便感到自己对这种关系负有责任,不仅仅是形式上的。社会的规则不对他们构成影响,而他们自己制定的行为标准却是必须考虑的。婚姻不是他们的承诺,单独的承诺才是。



      婚姻



      一旦对某人投入了感情,理性者便开始自由自在的满足他们各种各样的兴趣,相当迅速的面对婚姻中的主要问题。他们常被配偶谴责冷淡和无动于衷,以及表面的疏远和漠不关心。理性者对此感到惊诧,因为他们自己知道自己内心是涌动着火一般的热情的。但,这确实是大部分理性者婚姻中的冲突根源,表面和内在反差如此之大的原因是他们对效率的追求,和对自主性的渴望。

      他们常常沉浸在获取知识的事务中,使得他们与现实脱节,即使和配偶共处一室,却看起来遥不可及,他们的配偶为此经常抱怨。虽然查觉不到,但是理性者并非是漠不关心或反应迟钝的,一旦这些事情进入到他们的视线中,他们都会表现出真实的兴趣。

      而双方的口角也是存在的,因为伴侣希望理性者能够不用自己提醒就能注意到自己,而无需别人提醒,所以他们抑制着不断升级的怒气对待理性者主动向自己表示兴趣和爱情,当这个希望落空,他们就会谴责对方。

      理性者一直在用最小的代价获取最大的成果,这些可以解释他们为什么相信逻辑推理的准确性,或者在别人犯错时显得那么严厉无情,抑或是在他们注意力集中的时候,面露愠色。

      同时,效率观念成为理性者婚姻中最常见的难题,即理性者型人情愿向伴侣谈及爱情,使他们因自己的沉默而受到感情的伤害。理性者并非不爱自己的伴侣,而是厌恶陈述显而易见的事实,往往不会对其情话绵绵,而他们的伴侣或许正渴望这些。

      理性者表面冷淡的原因,是他们原则性的坚持自己以及配偶的独立自主精神。他们是所有类型中,最善于自我指导和思想独立的人,反对甚至憎恶被迫违反个人意愿行事或按照别人的规律生活。因此,如果理性者从配偶言谈中查觉出哪怕最轻微的压力,要求或暗示他们要遵从社会规范,他们都会阻止及拒绝合作。哪怕是微不足道的比如打扫房间、帮助购买杂货、为社交聚会挑选礼服等的小事。他们的拒绝方式可能是沉默、消极抵制或冷冷的叹气,很少会说不,或提出抗议,但却不会直接听从吩咐。他们会为了避免争吵而保持缄默的我行我素,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们才会允许自己的自主性受到削弱,但是同时,他们的烦恼也会随之不断增加。

      除了这种导致关系紧张的反抗之外,他们也极不满意从内心深处涌出的,试图控制其他人的人体自然冲动(欲望、情感、嗜好、期望)。理性者也像所有人那样有许多失去理性的冲动,虽然他们本性不信任这些冲动。他们对自己冲动的紧密控制,也会给他们的婚姻带来损害。即使与最挚爱的人在一起,他们也会不动声色的克制和隐藏他们的情感。这些,都强化了理性者冷血的形象。理性者的亲人往往会惊奇地发现他们具有从未表露过的某种技能、兴趣或性格特点。

      他们不仅按照自己的见解生活,而且也期待着配偶也能按他们自己的意愿生活。自身依赖为他们所不齿,对期望自己给予幸福或完整的配偶,他们没有丝毫的同情心。但大多数情况下,他们无法把握配偶的行为,而且他们自己也觉得自己无权干涉他们。他们以旁观的态度愉快的看着孩子成长,养育孩子对理性者来说是件幸福的事情。遇到喜欢争吵的伴侣,他们通常会避免自己卷入的退后一步,观察对方,静待他们的怒气过去,殊不知,这往往进一步激怒了对方,加深了矛盾。

      他们毫无占有欲的照顾着他人,并将这些延伸到物质上,他们对身外之物不是很感兴趣。土地,是理性者强烈希望拥有的,有利于保障他们的自由和自主。家就是他们的城堡,避免外界的干扰。而对工具的占有,是他们的另一个弱点。理性者的家里,可能以任何形式堆积着大量的书籍,各式各样的。他们记不得纪念日,且不太注重外表,也觉得没什么必要。



      伴侣组合



      尽管存在种种误解,但无论男女理性者,确实能够在很大的程度上赢得配偶的欢心。他们与各种气质的人皆有可能缔结美满婚姻,但是需要注意些棘手问题。



      理性者&艺术创造者:



      理性者缺乏占有欲,不愿意与配偶起冲突,这与艺术创造者热爱自由的天性配合的极为默契。理性者觉得艺术创造者和他们一样不拘礼仪,赞赏他们对工具和功利的追求,同时,觉得他们善于娱乐,能帮助自己忘记一些烦心的事,释放压力。但是,如果艺术创造者对他们的摆布增加,理性者也会觉得他们轻佻,并对于不喜欢讨论抽象事物的他们觉得兴趣索然。



      理性者&护卫者:



      护卫者作为理性者的伴侣,是有着不可估计的优势的,即作为家庭稳定而可靠的核心。理性者沉迷于象牙塔里,常常会远离家庭生活中的日常劳动,护卫者情愿帮他们作家务和管理琐事,还负责引导他们参加社交活动。但是,理性者感觉护卫者过于唠叨,因而将严格保护自己的自主性不受侵犯。护卫者精于部署却对抽象的东西不感兴趣,理性者可以不和伴侣交流这些,但长此以往,会觉得自己正在丧失某种重要的对外联系。



      理性者&理性者:



      他们有共同的话题,一旦有机会走在一起,会展开热烈的讨论。但,这种竞赛有时候会变得很不客气―――理性者将会在争辩性的讨论中,致对手于死地。他们往往都沉浸于自己的世界里,忘了对方,隔阂逐渐加重,两者必须有一人懂得放下手中的工作,主动与另一方进行接触。



      理性者&理想主义者:



      同理想主义者结婚可能是理性者的最佳选择,他们有共同的兴趣,并把他们安全的联系在了一起。同时,理想主义者给俩人的爱情注入了热情,吸引着那些善于自我控制的理性者。冲突也是固有的,希望在友好气氛下辩论的理想主义者,和理性者辩论,对他们来说是件繁重的任务。另外,理性者对表达情感的抵触,和理想主义者对情感表达的渴求,成了他们婚姻关系中,永恒的难题。



      养育子女



      理性者型的孩子



      他们被称为“冷漠之人”,无疑他们是四种类型中,显得较为平静、安宁,而这种天性出生就显露出来了。他们相当宁静和沉默寡言,可能会使不同气质类型的父母感到莫名其妙。并非说他们总是无动于衷,因为在他们泰然自若的背后,可能蕴藏着因努力控制情感而需要承受的压力。也体验到因强烈渴望预测和控制事态发展而带来的紧张情绪。理性者生来便是对这个世界起着战略性作用的,但是,他们只占总人口的6%,他们的父母老师,无法很好的引导他们,所以他们大多依靠自己来完成角色变体。父母经常会对他们的心不在焉感到失望,他们房间总是处于混乱状态,然而他们自己却能清楚的知道每样东西的准确位置。他们收藏兴趣广泛,并对编排和分类很感兴趣。

      理性者对各种结构装置玩具(积木、拼插类)有着特殊的爱好,男孩儿把几乎任何物体,都能变成某种类型的攻击武器。他们长大了些,就会开始玩儿国际象棋或策划类的游戏,会对打箭术和空手道等格斗招数感兴趣。如果他们成功了,会那么的自豪,如果超出他们的能力范围,他们会很羞愧。因此,批评他们的失败不是很明智的,过多的失败会导致他们的自尊心受到伤害。

      理性者孩子在语言上较为早熟,很早便学会了阅读,并开始在谈话中运用大量词汇,但也有人迟钝些,比如爱因斯坦。他们会有许多恐惧以及重复的梦魇,其活跃的想象力是导致这些恐惧产生的根源。他们不喜欢受到他人的控制和指导,还会倔强的反抗,父母的打骂会深深地侵扰他们,他们极端而长久的对此怨愤。自主性对他们来说很重要,别人觉得他们“高傲”或“自大”,其实他们只是需要独自思考,保持自给自足的状态而已。因此,青春期后,对父母的经济依赖,都会他们倍感苦恼。他们的自尊在感到依赖的时候下降,时间越长,他们体验到的负疚感就越强。

      了解事物的工作原理对理性者孩子尤为重要,并探索每样东西。实际生活中,他们并不是一点儿都不喜欢和他人争斗的,只是如果这种结果是由他们的调查研究引起的,他们很自然的就将其当作必然结果予以接受。父母最好对他们多些耐心,并为他们准备各式各样的玩具,不用很多。最重要的是,为孩子读故事―――科幻、魔法、巫术、英雄、成功的史诗,他们都特别的喜欢,获得的快乐源于他们的想象力。

      他们中好多对权威都有积极而永久的不信任感,某些情况下,还会导致他们的蔑视。“试着去做,只有做了,它才会有意义”是理性者所秉持的,他们只有在觉得要求有一定道理的时候才愿意服从,对那些蛮横不讲理的人,很快就失去了尊重。

      在理性者孩子平静的外表下,有着对于成就的向往,并困扰着他们。他们对自己的要求很高,超出他们的能力范围,在他们无法实现时,会感到逐渐形成的压力。逐步提高的要求使得理性者型的孩子脆弱地惧怕失败,即使在别人眼中他们正在走向成功,他们却变得越来越紧张和易于兴奋,对周围的事和人表现得很不耐烦。

      他们很小就显现出悲观的思想观念,看到他们总是很谨慎的衡量着。尽管他们会听取别人的意见,却总是对别人提出的做法心存怀疑。他们不信赖任何事物,不崇尚权威,但是也有些恃才傲物。



      父母和子女―――促使独立者



      他们鼓励子女发展一种不断增强的独立性,不会将不合理的行为规范强加给他们。他们尽量通情达理的对待孩子,并尽最大努力帮助其成长。



      理性者父母&艺术创造者型子女:



      理性者型父母的实用主义观点有利于他们在艺术创作者型子女的成长过程中起到监督作用。他们的客观性决定了他们不会对子女抱有过多的期望,孩子无论做什么,他们都不会感到失望。理性者父母会根据逻辑推理,立即并转移被孩子滥用的特权,正是在艺术创造者型孩子身上非常适用的教育方法,虽然是偶然的。这些适应性很强的孩子,马上就学会在限定的范围内快乐的玩耍。理性者父母对孩子表现出的艺术美感感到惊讶和喜悦,若有机会,他们会提供给孩子系统学习的机会。



      理性者型父母&护卫者型子女:



      理性者认为和护卫者型子女有某种问题,有时还会有些挫折感。他们感到不知所措,不知道能为他们作些什么,因为没有什么他们认知里的东西是这些孩子感兴趣的。他们对孩子努力适应社会的行为感到疑惑不解,他们模仿别人,竭力与所有人友好相处,这在父母眼中,是极度烦恼的。还奇怪他们为什么那么缺乏安全感,他们那么容易记录那些痛苦、失望、错误和恐惧,父母深感失职和无助,他们无法要求孩子拥有任何渴望。另一方面,护卫者型的孩子,竭尽全力的取悦他们困惑且变幻莫测的理性者型父母。理性者父母最好的方法就是回避,让配偶去监护孩子或任他们成为他们想成为的那种人。



      理性者型父母&理想主义者型子女:



      理性者父母是实用主义者,他们机敏的发现,对多数孩子有效的管理模式并不一定适用于理想主义者型子女。父母对待敏感易动感情的理想主义者子女,可能会有些局促不安,他们的说服对孩子来说没有意义。虽然他们耐心的说服对孩子没用,但这些父母却不会批评或体罚孩子,因而不会加剧自己的愤怒。父母对孩子表现出的热情和想象力感到满意,也建立了他们之间牢固的感情纽带的基础,并且这条纽带很少会断开。



      理性者型父母&理性者型子女:



      理性者型的孩子愿意听从理论说教,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愿意接受的道理也越来越多。虽然父母在教育子女时感到有些困难却不会特别的费力,他们自信的认为,只要对孩子的要求是合理的,孩子绝不会让他们失望的。父母对子女许多特点欣喜不已,他们愉快的看着孩子身上和自己相同的特质。但是,他们必须注意到子女对于社交发展的需要,最好有一位其它类型的父母帮助他们了解与人融洽相处的艺术。



      领导者―――预想家



      理性者实践最多,因而协调者和建造者的角色最适合。他们被称为“预想家”型的领导者,能预测组织机构的未来,然后构想计划来有效实现目标。他们的创造性和技巧方面的实际知识,帮助他们把复杂事情简单化,并将模型绘到图纸上,随机应变以提高效率。当被要求运用策略和设计某种新的事物时,他们会感觉很快乐,因为在他们眼里,这些是有价值的工作。

      成效管理,对理性者而言,是一种很好的领导模式,他们把长远的战略放在一切活动之前。假如领导集体中没有这样的一位领导者,人们迟早会在混乱中忽略了机构本来的目的。规则、程序和职务都是令人怀疑的,只有符合他们功利性的事物才被允许延续下去。他们很快就能发现任何以拖延、滞缓形式出现的官僚主义,并像实施外科手术般地予以清楚。他们不能容忍官僚主义,并有些无情的抵制,以致那些无法实现价值的活动,被快速的剪除。

      他们预见的是十年后的样子,可能难以表达自己的远见。人们跟随他们,是因为觉得他们对未来的想像很吸引自己;但人们也会因为他们回避细节的描述而迷失了方向。他们运用专业且简洁的话语进行必要的陈述,并本能的期待追随者能领会这些他们看来准确无误的问题。但人们往往不能理解他们的分析,而深感失望。

      他们不明智的认为别人把工作做好是显而易见的事情,没必要表示感激,甚至自己说了,在别人眼里是多余且奇怪的。他们虽然理解,却很难让自己产生这种交互作用,他们应当学习理想主义者型领导在这个领域里的行为。

      他们对首次参加的事情,满怀热情,但一旦完成他们更希望别人来接受。结果,他们往往觉得结果不是太理想,却不会因为这种失败去责备别人,只是自责。且到了下一次,他们就失去了兴趣。理性者型领导者还有另一个弱点。他们过于关注战略性规划,而忽视了他人的感受,下属会觉得他们疏远甚至冷漠,抱着犹豫不决的心情接近他们,他们很可能会孤立于机构成员的业余生活之外。

      还有就是他们只重视聪明的下属、同事或上级,他们对自己和他人都抱有很大的期望,往往超出他人和自己的能力范围。拥有强大力量的人,同样也有极大的弱点,他们会因不断提高目标而烦躁和不满。这种情绪,有时候会表现为不耐烦,而且,他们无法容忍自己和他人两次犯同样的错误。

      他们喜欢那些不厌其烦理解他们工作复杂性的观察者,也会响应别人对他们战略智能的承认。只是因日常工作做得好而得到表扬,并无法让他们高兴。对他们来说,需要的是鉴赏者的能力,且不能多说什么。因为就像他们不善于口头称赞别人一样,他们也很难接受来自他人的赞赏。



      理性者的角色变体



      虽然将四种气质类型分别看作单独、完整的行为状态模式是十分有益的,然而每种气质类型中的个体成员之间,还存在着明显差异。

      其中一些善于计划的,倾向于从事搞笑活动的协调者这种训诫型角色;另一些善于探索的则选择有效原型和模型的建造者这种信息型角色。其中前者倾向于陆军元帅或策划者的角色,后者则倾向于成为建筑师或发明家。

      删除回复@TA
    • 森林sweet(INTP)2016-11-01 删除回复@TA
    • 玛德瑞拉(INTJ)2016-11-01 删除回复@TA
    • 森林sweet(INTP)2016-11-01
      @玛德瑞拉 。。。
      删除回复@TA
    • 玛德瑞拉(INTJ)2016-11-01 删除回复@TA
    • 玛德瑞拉(INTJ)2016-10-31 删除回复@TA
    • xieyi666666(INFJ)2015-11-01
      不能更精确:“对理性者而言,与配偶共同分享他们所关心的事物是至关重要的。但,这种分享的愿望,限制了他们的择偶范围。理性者通常将择偶作为一种困难、甚至是危险的问题来解决,他们告诫自己不允许出错,因为这是终身大事。
      但,他们是令人愉快的伴侣―――忠诚、没有怨言、性爱热烈,在人际交往中正直、光明正大,并且没有独占欲。但是,他们不容易接近,而且有些复杂。”
      删除回复@TA
    • 也是溜(INTP)2015-06-24
      删除回复@TA
    • 阳光frances(ISTJ)2011-11-07 删除回复@TA
    • 阳光frances(ISTJ)2011-11-07 删除回复@TA
    • 阳光frances(ISTJ)2011-11-07 删除回复@TA
    • 阳光frances(ISTJ)2011-11-07 删除回复@TA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