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造者(INTP型人)

  1. [link:凯尔西气质类型测试=/survey/keirsey/]

    建造者的主要特征

    建筑学是一门关于空间关系——组织、结构、建造、构造的科学,建造者则从很小的时候便已经开始关注空间相对性以及系统设计了。不过,我们不能因此就认为,INTP型人只对三维空间的构造感兴趣,例如建筑物、桥梁以及机器。实际上,他们也同样能够设计课程,组建公司,以及从事所有与理论系统相关的工作。换言之,INTP型人的目标就是设计系统结构,并且制造结构性的模型。在这些建造者的眼中,偌大的世界也不过只是一堆杂乱的原材料,而他们的工作就是改造它们,为它们赋予新的形式,而这一过程就好比将原本不规则的石块切割成棱角分明的石料。在他们的晚年时期(这时,他们发现绝大多数的人都只是佯装已经理解了自然规律),INTP型人很有可能会把自己当成是技巧高明的组织者,他们要求自己必须与自然和社会竞争,不断地利用自然界的原材料,构建行之有效的组织。如果说策划者是自诩的秩序大师,那么,建造者就是自诩的组织大师。 作为NT型人——柏拉图的理性者,亚里士多德的思辨者——的一种角色变体,INTP型人在绝大多数方面都与其他NT型人大同小异。和所有理性者一样,建造者倾向于谈论那些抽象的话题,并且喜欢采用实用性的方式来实现目标。他们渴望获得任何与科学有关的知识,并且十分关注技术。通常来说,他们更擅长从事系统工作。在个人定位上,他们注重实效,多疑,喜欢用相对的眼光来看待事物;在空间定位上,他们采用的是交叉点式的方法;而面对时间,他们则更愿意停留在自己脑海中的“时间间隔”当中。聪明才智、自治以及坚毅的决心是构建他们自我形象的三大要素。生性冷静的他们信赖理智,渴望获得成就,珍视他人对自己的敬重和赞赏。他们追逐知识,并且将成为科技奇才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在智能方面,他们的战略规划能力明显高于交际和战术能力,而后勤技巧则是他们的软肋。对于善于探索且思想开明的他们而言,资讯性的制造者角色显然更加合适。毕竟,指导性的协调者角色需要以规划和坚毅的性格为基础。此外,由于他们较为矜持且精神集中,所以在面对发明者和建造者这两种制造者角色变体时,他们自然会更倾向于后者。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很少能遇到这种人,而即便是遇上了,我们可能也浑然不知。在理性者的眼中,世间的事物之所以存在,就是为了供人类进行分析、了解以及阐释。现实的表象其实并不重要,因为它们不过是一个检验思想有效性的竞技场;真正重要的是那些等待我们去发现和解释的宇宙的内在结构,而任何关于宇宙的描述都应该正确、连贯且言简意赅。对于这些基本结构,INTP型人感到十分好奇,而这种好奇心最终也成为了他们的行为动力,至于其他人是否能够理解或接受自己的观点,他们并不关心。建造者可以通过任何方法进行学习。在他们看来,如果观察他人或是采取行动能够获得知识,那么这样做就是值得的;否则,他们宁愿什么都不做。 建造者十分珍惜自己及他人的才智,并且似乎总是在寻找构建真实世界的各种技术原理和自然规律。INTP型人的认知并不像其他理性者那样,是一个全面而发散性的过程,相反,他们关注的焦点往往只落在那些与当前问题相关的事物之上。因此,相对于其他人而言,他们的注意力似乎显得更加集中。建造者也十分热衷于分析事物和问题,一旦他们陷入思索,这种思索似乎就拥有了一种人的意志力。除非他们完全地理解了该事物的复杂性,不然,他们便会一直沉湎其中无法自拔。此外,INTP型人还拥有绝佳的记忆力,任何事物,一旦他们掌握了就永远都不会忘记。面对那些隐藏在个体及多样性当中的规律,他们则似乎显得有些贪得无厌,而这种渴望了解各种规则和基本原理的愿望往往会让他们看起来显得自命不凡。而在面对那些缺乏设计能力或行为动力的人时,他们也很有可能会流露出不耐烦的神情。令人感到惋惜的是,有时候,建造者的这种珍惜才智的观点往往会演变成一种不友善的态度或行为,并因此而激发他人的防御心理。 无论是语言还是思想,建造者对其精确度的要求都远远高于其他类型的人。无论何时何地,他们都总是能够立刻察觉出存在于语言和思想当中的差异和矛盾之处。只有那些表意准确,前后一致的话语才能够令他们感到信服,因此,他们从来都不在乎那种源自于公职、证明或名声的权威。和ENTP型人一样,INTP型人在辩论或任何对抗性的探讨中的表现总是令人惊服,善于分析和识别差异的他们能够轻而易举地推翻对方的观点,同时让自己的观点立于不败之地。他们把所有的讨论都看成是一种寻求理解的探索行为,而且他们相信,自己的作用就是尽可能地减少矛盾,而不管它的始作俑者究竟是谁。对于一位INTP型人而言,聆听那些毫无意义的谈话实在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即使是在一些随意的闲谈之中,他们也会不由自主地指出谈话者话语中的错误,而这也使得其他人常常会觉得,与他们的交流是一种很不愉快的经历。

    建造者的职业

    这一类理性者可以成为逻辑学家、数学家、技术专家、科学家。总之,在所有需要建筑学、系统分析或结构设计的领域,他们都能取得不错的成就。值得注意的是,建造者所擅长的建筑学并不是技艺者所热衷的“简单搭配”——将各种具体的事物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随意地进行组合——而是一种更加抽象且精确的模型设计工作。对于建造者而言,模型本身才是他们关注的焦点,至于是二维模型,还是三维、四维模型,他们根本不在乎。 由于他们在谈话时会力求简洁,并且还会经常使用一些复杂的技术术语,所以,对其他人而言,与这种观察力极其敏锐的理性者交流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而,他们却往往能够成为出色的教师,尤其是从事高等教育。只不过,在学校里,他们似乎也同样不受欢迎,过于苛刻的要求往往会让他们背上诸如“狠心的监工”之类的恶名。这一类人并不擅长文职工作,并且常常会在从事单调的常规或惯例工作的过程中逐渐失去耐心。他们喜欢在不被干扰的环境下工作,通常来说,他们更愿意独自工作。除了与亲密的朋友在一起,大多数时候,INTP型人看起来都显得十分害羞,要想让他们放下矜持——像ENTP型人那样敞开心扉——的确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综上所述,在他人眼中,INTP型人不仅难以接近,难以理解,而且就连他们的真实能力也很难被人探知。如果想让组织内的建造者充分地发挥其聪明才智,那么,你必须给他们一支高效率的支持团队,而且这些人还必须能够在第一时间捕捉到出现在他们脑海中的想法,以免时间一长,他们失去了兴趣,又转而思考别的问题了。

    建造者的婚姻

    建造者对待婚姻关系的态度严肃且认真,也愿意忠实于自己的配偶,并对他们付之以浓情蜜意。只不过,有时候,他们往往会因为专注于思考而忘记了与恋人的约会、纪念日,以及其他普通的社交活动。通常来说,他们不喜欢在家中举行过多的社交活动,即使有,他们也会乐得将组织和安排事项统统丢给配偶,而将自己置身事外。一旦对INTP型建造者横加干涉,他们便会缩回到书本和知识的世界里钻研不休,直到满足生理需求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他们才会重新抬起头来。不过,总体说来,建造者大都性情平和,温柔顺从。所以,与他们一起生活会是一件轻松惬意的事情,除非对方违背了他们的原则,这时他们之前的好脾气往往会消失得无影无踪。矜持的INTP型人更愿意将自己的渴望和情感都收敛起来,不轻易表露。同样的,在面对他人的渴望和情感时,他们可能也会略显得有些麻木不仁,而他们的这种“反应迟钝”常常会让他们的配偶感到困惑和沮丧。不过,如果反过来,当他们的配偶试图隐藏自己的情绪时,洞察力敏锐的建造者往往能够一眼就看穿对方的心思,察觉到他们的真实意图,而且还会让他们为自己的话语和行为做出理性的解释。

    建造者的家庭

    身为父母,建造者深深地爱着自己的孩子;他们喜欢小孩,面对孩子的抚养问题,他们也是一如既往的严肃认真。他们将每个孩子都当成一个理性的个体,不仅让他们享有其应有的权利和待遇,而且还赋予他们与其年龄相当的自主权。INTP型父母会鼓励孩子主动地承担自己的生活责任,设计自己的奋斗目标。他们从来不会将自己的期望强加于孩子身上,而且也从不对孩子进行语言和身体上的攻击。只要是在安全的范围内,建造者们就很少干预孩子的行为,他们宁愿让孩子从自己的行为结果中汲取经验教训;而如果超出了安全的范畴,他们则通常会通过一种合理的推理方式来对孩子的行为提出警示。 以上内容来自2011年出版的《请理解我》,中国城市出版社授权,需转载请联系出版社
    xinbo(ENTJ) 发表于 2016-08-01 修改回复喜欢(0)
    • 莱斯莉2011-11-07 删除回复@TA
    • 心理成长2011-02-17
      凯尔西气质类型测试



      建造者的主要特征



      建筑学是一门关于空间关系——组织、结构、建造、构造的科学,建造者则从很小的时候便已经开始关注空间相对性以及系统设计了。不过,我们不能因此就认为,INTP型人只对三维空间的构造感兴趣,例如建筑物、桥梁以及机器。实际上,他们也同样能够设计课程,组建公司,以及从事所有与理论系统相关的工作。换言之,INTP型人的目标就是设计系统结构,并且制造结构性的模型。在这些建造者的眼中,偌大的世界也不过只是一堆杂乱的原材料,而他们的工作就是改造它们,为它们赋予新的形式,而这一过程就好比将原本不规则的石块切割成棱角分明的石料。在他们的晚年时期(这时,他们发现绝大多数的人都只是佯装已经理解了自然规律),INTP型人很有可能会把自己当成是技巧高明的组织者,他们要求自己必须与自然和社会竞争,不断地利用自然界的原材料,构建行之有效的组织。如果说策划者是自诩的秩序大师,那么,建造者就是自诩的组织大师。

      作为NT型人——柏拉图的理性者,亚里士多德的思辨者——的一种角色变体,INTP型人在绝大多数方面都与其他NT型人大同小异。和所有理性者一样,建造者倾向于谈论那些抽象的话题,并且喜欢采用实用性的方式来实现目标。他们渴望获得任何与科学有关的知识,并且十分关注技术。通常来说,他们更擅长从事系统工作。在个人定位上,他们注重实效,多疑,喜欢用相对的眼光来看待事物;在空间定位上,他们采用的是交叉点式的方法;而面对时间,他们则更愿意停留在自己脑海中的“时间间隔”当中。聪明才智、自治以及坚毅的决心是构建他们自我形象的三大要素。生性冷静的他们信赖理智,渴望获得成就,珍视他人对自己的敬重和赞赏。他们追逐知识,并且将成为科技奇才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在智能方面,他们的战略规划能力明显高于交际和战术能力,而后勤技巧则是他们的软肋。对于善于探索且思想开明的他们而言,资讯性的制造者角色显然更加合适。毕竟,指导性的协调者角色需要以规划和坚毅的性格为基础。此外,由于他们较为矜持且精神集中,所以在面对发明者和建造者这两种制造者角色变体时,他们自然会更倾向于后者。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很少能遇到这种人,而即便是遇上了,我们可能也浑然不知。在理性者的眼中,世间的事物之所以存在,就是为了供人类进行分析、了解以及阐释。现实的表象其实并不重要,因为它们不过是一个检验思想有效性的竞技场;真正重要的是那些等待我们去发现和解释的宇宙的内在结构,而任何关于宇宙的描述都应该正确、连贯且言简意赅。对于这些基本结构,INTP型人感到十分好奇,而这种好奇心最终也成为了他们的行为动力,至于其他人是否能够理解或接受自己的观点,他们并不关心。建造者可以通过任何方法进行学习。在他们看来,如果观察他人或是采取行动能够获得知识,那么这样做就是值得的;否则,他们宁愿什么都不做。

      建造者十分珍惜自己及他人的才智,并且似乎总是在寻找构建真实世界的各种技术原理和自然规律。INTP型人的认知并不像其他理性者那样,是一个全面而发散性的过程,相反,他们关注的焦点往往只落在那些与当前问题相关的事物之上。因此,相对于其他人而言,他们的注意力似乎显得更加集中。建造者也十分热衷于分析事物和问题,一旦他们陷入思索,这种思索似乎就拥有了一种人的意志力。除非他们完全地理解了该事物的复杂性,不然,他们便会一直沉湎其中无法自拔。此外,INTP型人还拥有绝佳的记忆力,任何事物,一旦他们掌握了就永远都不会忘记。面对那些隐藏在个体及多样性当中的规律,他们则似乎显得有些贪得无厌,而这种渴望了解各种规则和基本原理的愿望往往会让他们看起来显得自命不凡。而在面对那些缺乏设计能力或行为动力的人时,他们也很有可能会流露出不耐烦的神情。令人感到惋惜的是,有时候,建造者的这种珍惜才智的观点往往会演变成一种不友善的态度或行为,并因此而激发他人的防御心理。

      无论是语言还是思想,建造者对其精确度的要求都远远高于其他类型的人。无论何时何地,他们都总是能够立刻察觉出存在于语言和思想当中的差异和矛盾之处。只有那些表意准确,前后一致的话语才能够令他们感到信服,因此,他们从来都不在乎那种源自于公职、证明或名声的权威。和ENTP型人一样,INTP型人在辩论或任何对抗性的探讨中的表现总是令人惊服,善于分析和识别差异的他们能够轻而易举地推翻对方的观点,同时让自己的观点立于不败之地。他们把所有的讨论都看成是一种寻求理解的探索行为,而且他们相信,自己的作用就是尽可能地减少矛盾,而不管它的始作俑者究竟是谁。对于一位INTP型人而言,聆听那些毫无意义的谈话实在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即使是在一些随意的闲谈之中,他们也会不由自主地指出谈话者话语中的错误,而这也使得其他人常常会觉得,与他们的交流是一种很不愉快的经历。



      建造者的职业



      这一类理性者可以成为逻辑学家、数学家、技术专家、科学家。总之,在所有需要建筑学、系统分析或结构设计的领域,他们都能取得不错的成就。值得注意的是,建造者所擅长的建筑学并不是技艺者所热衷的“简单搭配”——将各种具体的事物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随意地进行组合——而是一种更加抽象且精确的模型设计工作。对于建造者而言,模型本身才是他们关注的焦点,至于是二维模型,还是三维、四维模型,他们根本不在乎。

      由于他们在谈话时会力求简洁,并且还会经常使用一些复杂的技术术语,所以,对其他人而言,与这种观察力极其敏锐的理性者交流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而,他们却往往能够成为出色的教师,尤其是从事高等教育。只不过,在学校里,他们似乎也同样不受欢迎,过于苛刻的要求往往会让他们背上诸如“狠心的监工”之类的恶名。这一类人并不擅长文职工作,并且常常会在从事单调的常规或惯例工作的过程中逐渐失去耐心。他们喜欢在不被干扰的环境下工作,通常来说,他们更愿意独自工作。除了与亲密的朋友在一起,大多数时候,INTP型人看起来都显得十分害羞,要想让他们放下矜持——像ENTP型人那样敞开心扉——的确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综上所述,在他人眼中,INTP型人不仅难以接近,难以理解,而且就连他们的真实能力也很难被人探知。如果想让组织内的建造者充分地发挥其聪明才智,那么,你必须给他们一支高效率的支持团队,而且这些人还必须能够在第一时间捕捉到出现在他们脑海中的想法,以免时间一长,他们失去了兴趣,又转而思考别的问题了。



      建造者的婚姻



      建造者对待婚姻关系的态度严肃且认真,也愿意忠实于自己的配偶,并对他们付之以浓情蜜意。只不过,有时候,他们往往会因为专注于思考而忘记了与恋人的约会、纪念日,以及其他普通的社交活动。通常来说,他们不喜欢在家中举行过多的社交活动,即使有,他们也会乐得将组织和安排事项统统丢给配偶,而将自己置身事外。一旦对INTP型建造者横加干涉,他们便会缩回到书本和知识的世界里钻研不休,直到满足生理需求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他们才会重新抬起头来。不过,总体说来,建造者大都性情平和,温柔顺从。所以,与他们一起生活会是一件轻松惬意的事情,除非对方违背了他们的原则,这时他们之前的好脾气往往会消失得无影无踪。矜持的INTP型人更愿意将自己的渴望和情感都收敛起来,不轻易表露。同样的,在面对他人的渴望和情感时,他们可能也会略显得有些麻木不仁,而他们的这种“反应迟钝”常常会让他们的配偶感到困惑和沮丧。不过,如果反过来,当他们的配偶试图隐藏自己的情绪时,洞察力敏锐的建造者往往能够一眼就看穿对方的心思,察觉到他们的真实意图,而且还会让他们为自己的话语和行为做出理性的解释。



      建造者的家庭



      身为父母,建造者深深地爱着自己的孩子;他们喜欢小孩,面对孩子的抚养问题,他们也是一如既往的严肃认真。他们将每个孩子都当成一个理性的个体,不仅让他们享有其应有的权利和待遇,而且还赋予他们与其年龄相当的自主权。INTP型父母会鼓励孩子主动地承担自己的生活责任,设计自己的奋斗目标。他们从来不会将自己的期望强加于孩子身上,而且也从不对孩子进行语言和身体上的攻击。只要是在安全的范围内,建造者们就很少干预孩子的行为,他们宁愿让孩子从自己的行为结果中汲取经验教训;而如果超出了安全的范畴,他们则通常会通过一种合理的推理方式来对孩子的行为提出警示。





      以上内容来自2011年出版的《请理解我》,中国城市出版社授权,需转载请联系出版社
      删除回复@TA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