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导者(INFJ型人)

  1. [link:凯尔西气质类型测试=/survey/keirsey/]

    辅导者的主要特征

    作为指导的另一种形式,辅导者的焦点在于帮助人们实现自己的潜能。对此,INFJ型人通常都会表现出一种无比强烈的欲望,他们十分渴望能够为他人的幸福贡献自己的力量,并且非常乐于指引身边的人获得更高层次的自我实现。我们身边的INFJ型人很少,他们所占的人口比例大约只有1%,考虑到这些人在社会当中的作用,这的确不是一个好消息。虽然这些辅导者大都沉默而敏感——因此他们通常不会成为那些引人注目的领导者,但是他们仍然会热情洋溢地与亲密的人共事,并且默默无闻地在幕后影响着自己的家人、朋友和同事。这些喜欢独居却友善的辅导者自身就是一个十分复杂的个体,其性格也显得难以捉摸和理解。也许正因为如此,他们才能明白并处理那些复杂晦涩的伦理问题,并且自如地应对那些有问题的人。 作为NF型人——柏拉图的理想主义者,亚里士多德的伦理学家——的一种角色变体,INFJ型人在绝大多数方面都与其他的NF型人大同小异。和所有理想主义者一样,辅导者更青睐抽象的交流方式,也倾向于采用合作的方式来实现自己的目标。他们渴望获得有关人文科学的知识,而精神力量则是他们关注的焦点。通常来说,他们更擅长从事与人事相关的工作。在个人定位上,他们崇尚无私,同时也容易轻信他人;而在对待过去的事物时,他们总喜欢抱着一种神秘主义的观点。他们喜欢让自己置身于探索的路途之中,而他们目光的焦点则始终都落在未来。情感共鸣、慈善以及真实可信,是构建他们自我形象的三大要素。热情的他们信赖直觉的力量,渴望浪漫,而自我身份则永远是他们所追求的目标;他们珍视他人的认可,立志要获得圣贤的高尚智慧。在智能方面,他们实践交际的能力明显高于战略和后勤能力,而战术能力则是他们智能结构中最薄弱的环节。他们生来便善于规划,因此,相对于强调探索能力的资讯性的拥护者角色而言,他们往往更倾向于指导性的导师角色;加之他们安静而矜持的天性,在教育者和辅导者这两种角色当中,他们自然会选择后者。 要了解辅导者的确很难。他们拥有异常丰富的内心世界,可是出于矜持,他们只会与那些值得信赖的人分享自己的感受。当然,在面对自己所爱的人时,他们自然愿意表达自己的情感,而当他们在述说那些正面情绪时,他们会变得容光焕发;另一方面,陈述负面情绪却会让他们的脸色变得阴沉,宛如黑压压的乌云一般。由于具有强大的接纳和感知他人情感的能力,所以辅导者相当容易受到来自身边人的伤害,而这也许就是为何他们会变得如此安静的原因——悄无声息地远离人际交流。与此同时,即使是和他们相知多年的朋友也很有可能会因为他们性格的多重性而屡屡感到诧异。这并不是说辅导者的言行前后不一;实际上,他们十分珍惜自己正直的品质,只不过,他们那神秘而错综复杂的人格实在难以捉摸,有时候就连他们自己甚至也会为此而感到有些困惑。 这一类的理想主义者拥有强大的情感互动能力,他们甚至能够下意识地去体会他人的情绪或意图——善与恶。得益于这种心灵感应能力,他们可以了解到他人内心的苦楚或疾患,而其他类型的人却很难领悟这一点。事实上,甚至就连INFJ型人自己也很少能够清楚地解释他们究竟是如何进入到他人的内心,准确地获取他们的情感信息的。此外,在所有类型的人当中,他们也是最有可能理解通灵现象的人。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人们所说的“第六感”实际上就是一种超常的直觉能力。这是一种双向的能力:投射和感应。我们常常会在INFJ型人身上发现这种超常的直觉能力,而它的作用对象可以是人,也可以是物体。而通常它都是针对某一事件,其具体的表现形式大致为出现幻象,在事件中表现出先见之明,发现各种预兆,听到和看到即将出现的声音和物体,以及与远方的某人建立神秘的心灵感应。 由于想象力丰富且生动,辅导者通常都被当作是所有类型人当中最富有诗意,或者说,最神秘的人。他们会在语言当中广泛而大量地使用各种意象,而通常来说,这些意象一般都只会出现在那些复杂且极具美感的作品当中,例如小说、戏剧、诗歌。于是,理所当然的,这一类的理想主义者在大学里通常会选择那些开明自由的人文学科作为自己的专业。当然,他们也有可能会受到充满创造力和想象力的写作课程的吸引,并选择其作为自己的专业。在与人交流过程当中,他们是当之无愧的比喻大师——很自然地用一件事物来描绘另一事物。他们这种善于运用比喻性语言的天赋——书面,或口头——常常会使得他们与人们的交流变得极其个性化。INFJ型作家说,在他们的心中,每一部作品都有其特定的读者;相反,如果读者的身份不明,他们常常会因此而失去创作灵感。 在学校,INFJ型人通常都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他们有着一种不张扬的创造力,并且往往能在学习中取得高分。他们会严肃认真地对待学习和工作,并且热衷于学术活动,十分享受解决问题给他们带来的乐趣。此外,从他们身上,我们还能感受到完美主义思想的存在——工作时,他们的投入往往比工作本身要求的更多、更仔细。

    辅导者的职业

    对辅导者而言,那些需要进行人际交往的职业不仅能让他们保持旺盛的精力,而且还能促进其个人的发展,尤其是那些以一对一交流为基础的工作。虽然和所有NF型人一样,INFJ型人会被教育工作和牧师这两项职业所吸引,但是在此之前,他们却必须首先培养和提高自己的表现力,这必然需要他们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因此,相对而言,普通的医疗行业以及治疗辅导显然更加适合他们。辅导者通常都能成为卓越的家庭医生,凭借其独特的心灵感应能力,他们完全可以深入到病人的内心世界——虽然在所有类型人当中,他们也最容易受到自身那被压抑的思想和情感的伤害。作为临床辅导者,INFJ型人可以选择从事临床心理医生或精神病医生的工作,也可以选择这些领域内的教学或写作工作。无论其最终的选择是什么,他们通常都能获得成功。因为他们不仅友善而热情,而且还具备敏锐的洞察力、无私的奉献精神以及创造力,当然,还有卓越的阐释技巧。 除了这些需要独处和密切关注的职业,辅导者在那些需要接触群体的工作中也同样表现出色。当然,其前提条件是工作中的个人交流不能肤浅地流于表面形式。在处理人际关系时,他们会表现出高度的敏感性,所以他们在组织或机构中的工作效率自是不可小觑。他们乐于帮助他人解决问题,通常来说,他们总是会从善意的角度来理解人性体系,并且会用一种极具创造性的方式来运用它。他们珍视和谐的工作氛围,希望自己所就职的组织能够以一种平稳而令人愉悦的方式进行运作,同时也会竭尽所能确保这一愿望的实现。他们会悉心聆听他人的述说,并且能够熟练地为他人提供辅导,与他人合作。在喜欢取悦他人的INFJ型人看来,矛盾和分歧不仅令人难以接受,而且还有可能造成毁灭性的损害。他们会高兴地回应他人对自己的赞扬;同时,他们也将赞赏当作是激励他人的一种方式,正如他们自己常常会因为他人的赞赏而深受鼓舞一样。当他们身处于充满敌意的工作环境之中,或是遭到持续不断的批评时,INFJ型人会逐渐失去信心,变得郁郁寡欢,行动也举步维艰,而这种压抑的心情最终则会以生理疾病的形式体现出来。

    辅导者的婚姻

    在家中,这些轻声细语的INFJ型人也同样渴望营造和睦的氛围。他们认为,人际矛盾——无论是公开的,还是隐蔽的——就是摧毁幸福的罪魁祸首。他们的朋友可能不多,但朋友之间的感情和交流却显得深入而持久。作为配偶,他们深爱着对方,并且愿意为其奉献一切,却惟独可能会在性生活中显得有些保留。他们喜欢亲密的身体接触,但是在时机的把握上却显得极其谨慎——对方应当选择他们饶有兴致的时候。而这种亦热亦冷的处理方式,则常常会令他们的配偶感到十分困惑。INFJ型人表达情感的方式隐蔽且微妙,他们往往会选择一个浪漫,甚至富有诗意的时机来吐露真情。

    辅导者的家庭

    辅导者是奉献型的父母。有的女性INFJ型人甚至会与自己的孩子建立一种共生性的精神联系。有时候,由于双方对这一联系的认同是如此的强烈,以至于它甚至会对母亲和孩子都造成不健康的影响。不过,通常来说,辅导者大都会与自己的孩子成为好朋友。他们虽然十分慈爱,但是在对待原则性的教育问题时,他们也同样严格而坚决。无论是配偶还是孩子,辅导者都希望他们不仅能够生活安逸,而且身体健康,天天开心。 以上内容来自2011年出版的《请理解我》,中国城市出版社授权,需转载请联系出版社
    xinbo(ENTJ) 发表于 2016-08-01 修改回复喜欢(0)
    • 土匪也疯狂22011-11-07
      完成测试 哈佛性向测试
      删除回复@TA
    • 心理成长2011-02-17
      凯尔西气质类型测试



      辅导者的主要特征



      作为指导的另一种形式,辅导者的焦点在于帮助人们实现自己的潜能。对此,INFJ型人通常都会表现出一种无比强烈的欲望,他们十分渴望能够为他人的幸福贡献自己的力量,并且非常乐于指引身边的人获得更高层次的自我实现。我们身边的INFJ型人很少,他们所占的人口比例大约只有1%,考虑到这些人在社会当中的作用,这的确不是一个好消息。虽然这些辅导者大都沉默而敏感——因此他们通常不会成为那些引人注目的领导者,但是他们仍然会热情洋溢地与亲密的人共事,并且默默无闻地在幕后影响着自己的家人、朋友和同事。这些喜欢独居却友善的辅导者自身就是一个十分复杂的个体,其性格也显得难以捉摸和理解。也许正因为如此,他们才能明白并处理那些复杂晦涩的伦理问题,并且自如地应对那些有问题的人。

      作为NF型人——柏拉图的理想主义者,亚里士多德的伦理学家——的一种角色变体,INFJ型人在绝大多数方面都与其他的NF型人大同小异。和所有理想主义者一样,辅导者更青睐抽象的交流方式,也倾向于采用合作的方式来实现自己的目标。他们渴望获得有关人文科学的知识,而精神力量则是他们关注的焦点。通常来说,他们更擅长从事与人事相关的工作。在个人定位上,他们崇尚无私,同时也容易轻信他人;而在对待过去的事物时,他们总喜欢抱着一种神秘主义的观点。他们喜欢让自己置身于探索的路途之中,而他们目光的焦点则始终都落在未来。情感共鸣、慈善以及真实可信,是构建他们自我形象的三大要素。热情的他们信赖直觉的力量,渴望浪漫,而自我身份则永远是他们所追求的目标;他们珍视他人的认可,立志要获得圣贤的高尚智慧。在智能方面,他们实践交际的能力明显高于战略和后勤能力,而战术能力则是他们智能结构中最薄弱的环节。他们生来便善于规划,因此,相对于强调探索能力的资讯性的拥护者角色而言,他们往往更倾向于指导性的导师角色;加之他们安静而矜持的天性,在教育者和辅导者这两种角色当中,他们自然会选择后者。

      要了解辅导者的确很难。他们拥有异常丰富的内心世界,可是出于矜持,他们只会与那些值得信赖的人分享自己的感受。当然,在面对自己所爱的人时,他们自然愿意表达自己的情感,而当他们在述说那些正面情绪时,他们会变得容光焕发;另一方面,陈述负面情绪却会让他们的脸色变得阴沉,宛如黑压压的乌云一般。由于具有强大的接纳和感知他人情感的能力,所以辅导者相当容易受到来自身边人的伤害,而这也许就是为何他们会变得如此安静的原因——悄无声息地远离人际交流。与此同时,即使是和他们相知多年的朋友也很有可能会因为他们性格的多重性而屡屡感到诧异。这并不是说辅导者的言行前后不一;实际上,他们十分珍惜自己正直的品质,只不过,他们那神秘而错综复杂的人格实在难以捉摸,有时候就连他们自己甚至也会为此而感到有些困惑。

      这一类的理想主义者拥有强大的情感互动能力,他们甚至能够下意识地去体会他人的情绪或意图——善与恶。得益于这种心灵感应能力,他们可以了解到他人内心的苦楚或疾患,而其他类型的人却很难领悟这一点。事实上,甚至就连INFJ型人自己也很少能够清楚地解释他们究竟是如何进入到他人的内心,准确地获取他们的情感信息的。此外,在所有类型的人当中,他们也是最有可能理解通灵现象的人。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人们所说的“第六感”实际上就是一种超常的直觉能力。这是一种双向的能力:投射和感应。我们常常会在INFJ型人身上发现这种超常的直觉能力,而它的作用对象可以是人,也可以是物体。而通常它都是针对某一事件,其具体的表现形式大致为出现幻象,在事件中表现出先见之明,发现各种预兆,听到和看到即将出现的声音和物体,以及与远方的某人建立神秘的心灵感应。

      由于想象力丰富且生动,辅导者通常都被当作是所有类型人当中最富有诗意,或者说,最神秘的人。他们会在语言当中广泛而大量地使用各种意象,而通常来说,这些意象一般都只会出现在那些复杂且极具美感的作品当中,例如小说、戏剧、诗歌。于是,理所当然的,这一类的理想主义者在大学里通常会选择那些开明自由的人文学科作为自己的专业。当然,他们也有可能会受到充满创造力和想象力的写作课程的吸引,并选择其作为自己的专业。在与人交流过程当中,他们是当之无愧的比喻大师——很自然地用一件事物来描绘另一事物。他们这种善于运用比喻性语言的天赋——书面,或口头——常常会使得他们与人们的交流变得极其个性化。INFJ型作家说,在他们的心中,每一部作品都有其特定的读者;相反,如果读者的身份不明,他们常常会因此而失去创作灵感。

      在学校,INFJ型人通常都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他们有着一种不张扬的创造力,并且往往能在学习中取得高分。他们会严肃认真地对待学习和工作,并且热衷于学术活动,十分享受解决问题给他们带来的乐趣。此外,从他们身上,我们还能感受到完美主义思想的存在——工作时,他们的投入往往比工作本身要求的更多、更仔细。



      辅导者的职业



      对辅导者而言,那些需要进行人际交往的职业不仅能让他们保持旺盛的精力,而且还能促进其个人的发展,尤其是那些以一对一交流为基础的工作。虽然和所有NF型人一样,INFJ型人会被教育工作和牧师这两项职业所吸引,但是在此之前,他们却必须首先培养和提高自己的表现力,这必然需要他们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因此,相对而言,普通的医疗行业以及治疗辅导显然更加适合他们。辅导者通常都能成为卓越的家庭医生,凭借其独特的心灵感应能力,他们完全可以深入到病人的内心世界——虽然在所有类型人当中,他们也最容易受到自身那被压抑的思想和情感的伤害。作为临床辅导者,INFJ型人可以选择从事临床心理医生或精神病医生的工作,也可以选择这些领域内的教学或写作工作。无论其最终的选择是什么,他们通常都能获得成功。因为他们不仅友善而热情,而且还具备敏锐的洞察力、无私的奉献精神以及创造力,当然,还有卓越的阐释技巧。

      除了这些需要独处和密切关注的职业,辅导者在那些需要接触群体的工作中也同样表现出色。当然,其前提条件是工作中的个人交流不能肤浅地流于表面形式。在处理人际关系时,他们会表现出高度的敏感性,所以他们在组织或机构中的工作效率自是不可小觑。他们乐于帮助他人解决问题,通常来说,他们总是会从善意的角度来理解人性体系,并且会用一种极具创造性的方式来运用它。他们珍视和谐的工作氛围,希望自己所就职的组织能够以一种平稳而令人愉悦的方式进行运作,同时也会竭尽所能确保这一愿望的实现。他们会悉心聆听他人的述说,并且能够熟练地为他人提供辅导,与他人合作。在喜欢取悦他人的INFJ型人看来,矛盾和分歧不仅令人难以接受,而且还有可能造成毁灭性的损害。他们会高兴地回应他人对自己的赞扬;同时,他们也将赞赏当作是激励他人的一种方式,正如他们自己常常会因为他人的赞赏而深受鼓舞一样。当他们身处于充满敌意的工作环境之中,或是遭到持续不断的批评时,INFJ型人会逐渐失去信心,变得郁郁寡欢,行动也举步维艰,而这种压抑的心情最终则会以生理疾病的形式体现出来。



      辅导者的婚姻



      在家中,这些轻声细语的INFJ型人也同样渴望营造和睦的氛围。他们认为,人际矛盾——无论是公开的,还是隐蔽的——就是摧毁幸福的罪魁祸首。他们的朋友可能不多,但朋友之间的感情和交流却显得深入而持久。作为配偶,他们深爱着对方,并且愿意为其奉献一切,却惟独可能会在性生活中显得有些保留。他们喜欢亲密的身体接触,但是在时机的把握上却显得极其谨慎——对方应当选择他们饶有兴致的时候。而这种亦热亦冷的处理方式,则常常会令他们的配偶感到十分困惑。INFJ型人表达情感的方式隐蔽且微妙,他们往往会选择一个浪漫,甚至富有诗意的时机来吐露真情。



      辅导者的家庭



      辅导者是奉献型的父母。有的女性INFJ型人甚至会与自己的孩子建立一种共生性的精神联系。有时候,由于双方对这一联系的认同是如此的强烈,以至于它甚至会对母亲和孩子都造成不健康的影响。不过,通常来说,辅导者大都会与自己的孩子成为好朋友。他们虽然十分慈爱,但是在对待原则性的教育问题时,他们也同样严格而坚决。无论是配偶还是孩子,辅导者都希望他们不仅能够生活安逸,而且身体健康,天天开心。





      以上内容来自2011年出版的《请理解我》,中国城市出版社授权,需转载请联系出版社
      删除回复@TA
返回顶部